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第一百八十一章 二更

小說: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作者:YTT桃桃 更新時間:2019-08-31 12:12:11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仨人爬出窖,宋阿爺忽然道:

    “我不知它能不能掙到銀錢。

    大家伙也別的沒有,就有一把子力氣,他們閑著也是閑著,干干活沒啥。、

    但是這回你得聽我的,必須聽我的。

    福生,阿爺不能再讓你吃虧了,方子是你從書上得的,還是十分難得的那種。要是真掙了銀錢,你至少要留四成,要不俺沒臉。俺這不是等于扯著大家伙一起拉你后腿嘛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趕緊看媳婦,和錢佩英對視了一會兒后,這才道:

    “蒜黃要是真能賺到?這么說吧,大伙忙到過了年,一家至少也能掙個二兩銀置辦家的余錢,我就留三成。

    就三成,阿爺,頭一年四處難,我多了少了沒事兒。

    而且我還有別的想法,那是錢家的方子,大伙還得幫我干。

    但那個買賣,我指定得留大頭,得最少五成啊阿爺,錢家給的難得的種子,咱這地方都沒有,我得給人米壽留出至少三成賺頭。”

    “中,中,噯呦娘嘞,讓他們種蒜黃,干倆仨月掙二兩銀就借了大光了,咱在老家都沒這好事兒。還有貴種子的光?我看啊,給大伙分些干活的工錢就中,不用那么給。”

    “到時候再說,先把蒜黃種了。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。

    老秀才任尤金也在向大兒子打聽,那伙人怎么樣啊?

    任老大把他聽來的139兩銀錢,還有他到那里怎么說的講了一遍。

    聽到大兒子說那伙人確實有錢,老秀才只覺大兒蠢貨一只。

    139兩夠干什么的?那伙人只安家,消消停停住下來,就得最少150兩銀。你光聽見上百兩銀子多,怎么就沒腦子算算那是多少人口?

    還有,讓你遞給字條,誰讓你提醒他們能少半吊錢?說那個做甚。

    他給他們送的人情就值半吊錢?

    他這個兒子啊,蠢得很,這樣人家往后真就只記得半吊錢的人情。

    “爹,那不說,他們能曉得咱們幫他們省了多少嗎?”

    “人情是這個月份了,你爹我給他們介紹打井人。人情是沒人愿意接這活,給多少銀錢也沒人愿意干,我幫他們出了面。你?簡直四六不懂。也惹人笑,你爹我的臉面就值半兩銀?”

    任老大怯懦著,挨訓也沒敢再吱聲。

    老秀才感覺身后一片靜,更是心累。

    每到這時,就更思念他一手帶大給啟蒙的大孫子。

    他這一生,只給仨人開過蒙。

    一個是自己的小侄子。侄子天資過于聰穎,身體卻極弱,天妒英才,只考下秀才功名就沒了。

    一個是任子苼,那個他傾全族之力栽培的學生,卻在一路科考,高中舉人后,背信棄義。第一件事竟然是扶著親爹得了他的位。白眼狼。

    剩下的那個就是自己的大孫子。

    孫子早早就沒了,怨他。

    不,是怨任子苼,任公信。是他們逼得他舉家搬到現在那伙逃荒人眼下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當時和他一起搬的,還有很多相信他、也很是瞧不上任公信的族民。

    誰也沒想到,那年鬧荒,山上的狼不知怎的跑下了山,給他的大孫咬斷了腿,沒治好,兩天一宿后沒了。也咬的追隨他的族民死傷四人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搬走。

    回村后,不得不坐在族長的位置,卻讓任公信給架了起來,徹底沒了話語權。

    每每想到這些,老秀才任尤金就恨,恨的他日夜難安。

    任尤金拿起孫子生前留下的筆墨,用煤油燈仔仔細細的看。

    任老大看到老父親那樣,也不再是心里不服了,他坐在炕沿邊嘆息,也心痛了起來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父親又忽然出聲:“說說你看到的,他們日子過的怎么樣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去時吃飯呢,像是大伙在說話,像極了咱們開族會。

    爹,那伙人很是心齊,我聽到他們說,讓干啥就干啥。

    幾口大鍋煮著菜湯,應是上山伐了樹,地上堆了許多木板。

    我還看到拉起根繩子,我就差點讓繩子勒了脖。應是趁著白日晾曬了被褥。

    還有咱們以前住在那,挖的窖,他們應是用上了,連窖蓋都換了新,新板子釘的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破房子,并沒有花銀錢換脊瓦或者買青磚,還是那樣,似是只住在其中幾間房里,其他破房子也沒修,沒進屋,再具體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屋歇著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宋福生這面也安排馬老太她們用幾大盆清水泡上蒜后,進屋早早歇著了。

    買那么多蒜,蒜泡上接下來要干什么,等等這些細節事,他只對宋里正說,再由阿爺對大伙傳達。

    他眼下沒精力給大家伙開會,也懶得去看大家伙反應,懶得聽大伙夸他、贊他,沒時間。

    昨個一宿沒睡,明天還要去奉天城,奉天城離他們這得走路7個小時。

    7個小時,算是離他們這很近很近,中間過了童謠鎮,再往前走就是奉天城。

    沒有騾子牛拉腳,全靠自個腳走,必須早些睡,起早走。3點多鐘就得起來走夜路,到了城里估摸上午十點。

    宋福生家四口人,躺在炕梢位置,留出其他小孩子們的地方,趕緊側身睡覺。

    至于別人今晚怎么睡覺,怎么安排,宋福生全都沒管。

    大家伙也都曉得明個宋福生帶著妻女要進城,所以進這屋時,放輕了腳步,也紛紛自家小娃,上炕就睡覺,不許說話打擾到三叔。

    而這一宿,任家村的里正任公信壓根就沒回來。

    他帶著三兒子任子浩和一些家仆,趕著牲口車,直接將領出來的糧食,送到了大兒子任子苼在奉天城外的別院。

    他都打算好了,往后到月初領了糧食,就送到這里,送別處或者拉回村里,容易惹是非。

    任里正哪猜得到,宋福生他們那伙人已經曉得有救濟糧的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還黑沉沉的呢,宋福生將筐里放個棉被,又給錢米壽裹好,放進筐里讓娃繼續睡,他背起筐。

    馬老太真是親娘,半夜十二點多才睡,二點多又起來,非要給三兒一家煮點熱乎乎的糙米粥,一碗一碗端上前。

    到底逼著宋福生他們幾人喝了些,看了眼睡得昏天暗地的錢米壽:“你背他去干么,放家得了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回答的很直白,他覺得在錢米壽的問題上,必須要簡單強勢:“不的,自個的娃,走一步領一步,就得背。”

    說完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?!”馬老太很想說,那哪是你的娃。

    才出了任家村,宋茯苓就忙上了,娘,擦臉,擦手。

    大紅瓶拿了出來,昨晚就讓她爹偷摸給拿化妝品。

    她自個還吃梨。

    宋福生牙疼:“一早上吃,不涼嗎?小心肚子疼,等到了城里,爹請你吃熱湯餛飩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?”

    “真的,咱四個來它五大碗,吃純肉餡兒的,今兒就咱四口人,想吃啥吃啥,”宋福生背著錢米壽往旁邊躲:“你這孩子,高興就高興,往我臉上瞎呼嚕啥呢?”

    “給你擦臉,別躲,擦香香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沒洗臉,香個屁。”

    “你爺倆,”錢佩英瞪眼睛:“外頭卻黑的,瞅著點路,別鬧。也小點聲說話,米壽還沒醒呢。”

    “姑母,我醒了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米壽醒了,”錢佩英也聲音里漏了笑,“快,茯苓啊,給你弟弟也擦點香香。”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海南体彩环岛赛电脑板 北京塞车pk10网址 贵州十一选五怎么赔 黑金团队快乐8下载地址 棋牌彩票一体平台 福建11选五的网站 点点赢配资 股票论坛大全 贵州11选五前三直遗漏一定牛 中国体育彩票app可以买彩票吗 陕西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二分时时彩在线计划 恒瑞炒股配资 宁夏11选五开奖前三 澳洲快乐8开奖数据 新疆11选5开一奖查询_