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一更

小說: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作者:YTT桃桃 更新時間:2019-09-07 00:07:38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謝文宇帶著小廝,任子苼、任里正,四個人誰也沒想到,那個老頭說要去干活,說完真就給他們晾在這了。

    而且還在外頭大聲呵道,似是罵給他們聽:“癩蛤蟆過年,窮得連毛都沒剩一根了,還傻瞧什么熱鬧,不趕緊做活。”

    任里正之前總偷偷瞟謝文宇的臉色,但是眼下也不管謝文宇在不在場,沖任子苼小聲嘀咕說:

    大兒,你就錯了,你說那些沒用的作甚,你就直接說救濟糧給他們送來了,他們收了就得。咱就走,你瞅瞅謝公子這罪遭的,咱得趕緊家去。

    任子苼沒被氣著呢,謝文宇又被氣笑了,他現在比誰都想剁了妹夫的爹。

    都不是一個蠢字能囊括的。

    任子苼:“閉嘴吧,爹。”也耐心全無了。

    頭回發現,他爹想事確實不過腦子。

    他為何親自來,甚至看妻兄這樣,也應該是侯府讓必須來的。

    他們怕的是這伙逃荒的難民嗎?

    要只是普通難民,占了又如何。

    即便官府下文書要嚴查貪糧之事了,他也不會慌,大不了幾車糧食拉過來,就能讓這些人的嘴巴閉上。

    而眼下,他和妻兄,又是親自來又是掉河里,如此荒誕落魄,造成這個模樣,怕的是這伙人背后的國公府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只把糧送來就完。

    他要是的那句話。

    別看救濟糧只晚拉來了一日,那也得讓這伙人滿意,不,準確地說,是得讓和國公府告狀之人滿意。要不然,送來幾車糧也白搭。

    不過,任子苼怎么也想不通,一伙難民,是怎么和陸家人認識又能說得上話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福生四口人,是在云中縣和童謠鎮的交叉口下的牛車。

    員外爺非要用牛車給送到地方,宋福生拒絕說可別麻煩,道不遠了,東西背著走就行。要不然送完我們,你們該看不清路,倒是你們云中縣,太遠。

    員外爺沒犟過宋福生。

    員外爺的老妻對錢佩英喊道:“告訴你娘,過幾日我就去瞧她。”

    雙方拜別。

    宋福生背著錢米壽,錢佩英背著棉花,宋茯苓背著一堆吃喝布料,四口人走了一個多時辰的路,這才走到村口。

    才進了村,四口人就感覺今兒有些不對勁。

    因為一路上,竟然有人時不時和他們打招呼了:

    “才回來呀,干啥去了?”

    “噯呦,這是從童謠鎮回來的吧?可是置辦了不少東西,是得多置辦置辦,你們才來。”

    還有嘴快的人連忙告訴宋福生,說橋斷了,眼下得坐木筏子過河。

    且告訴的很是仔細,說任里正之前掉河里了,任里正家大兒子掉河里了,任里正家大兒子的妻兄連同小廝也掉進去了。

    知道他妻兄是誰不?侯府的。反正最后是你們的人救的,好心腸啊你們,這么冷的天。對了,他們掉河是為了去你們那里。

    七嘴八舌告知宋福生的幾人,還反過來問宋福生道:“他們去你們那干啥,曉得不?”

    “不曉得,我們這不是才回來。”宋福生眼皮也沒眨一下,撒謊道。

    “噢,那快著吧,快著,對岸來筏子接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放眼望去,木筏子上點起火把,正往這面劃呢。

    四口人等待木筏過來時,看到河邊馬車和車夫沒意外。

    不過,有兩件事很意外。

    宋茯苓說:“橋斷了?斷的好湊巧。”

    錢佩英說,那今兒個買糧買菜的可遭罪了,他們是怎么運回去的?難道這附近有路?

    宋茯苓沒搭茬,過了一會兒又說:“爹,你身后右手邊方向,那位老秀才過來了,在看你,我怎么覺得他看你的目光很復雜呢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頭都沒回,小聲對女兒道:“復雜倒是沒事兒。怕就是,別恨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宋茯苓也只嘴唇動,回道:“我們也不知道米壽只揮一揮衣袖,炮轟一片啊,咱們什么都沒干,這怎么能怪咱們。”

    米壽扯著錢佩英的手仰頭看姐姐,姐姐剛才是在說他嗎?

    宋福生說,閨女,這你就不懂了。有些人,當他恨不起害他的人,但是誰要是給他點希望,他倒是能恨得起給他希望的人,甚至更恨。

    而米壽搞這一出,誰也沒想到,太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所以啊,不能聯手嘍,但愿那位老秀才,別恨錯了人。

    “三叔,三嬸,胖丫,米壽。”高鐵頭離老遠就開始扯脖子喊。

    劃船的王忠玉,也對著岸邊宋福生幾人揮了揮手。

    “噯,慢些劃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心里熱乎乎的,扶著妻女上了木筏,又抱過米壽坐懷里,發現任家村村民,還三三兩兩站在那看他們,他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坐上木筏,宋福生第一件事就是問,家里有幾個人在等他,你們和他們說過話了沒。

    聽到大家伙沒怎么搭理那幾個人,而且好信的還讓阿爺給罵了幾句后就沒停下干活,宋福生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第二件事是問,橋怎么斷的?不知道啊,那你們是怎么把菜運回去的?得走倆時辰?

    “三兒,我三兒回來了。”馬老太大嗓門喊道。

    四壯和牛掌柜趕緊停下手里活看,看看姑爺小姐好不好,看看宋茯苓和米壽走了一天了好不好。

    “胖丫姐姐回來了,胖丫姐姐回來了。”好多個孩子也一起興奮地叫喚。

    宋阿爺迎上前,說屋里,里正打頭,都在等宋福生家來。

    宋福生點了下頭,將煙葉子交給宋阿爺后,才推開了屋門:

    “失禮失禮……”

    誰也不清楚他們在屋里是怎么談的。

    連宋阿爺都不關心了,因為他在抱著煙葉子悄悄抹淚。太感動了,自個生了好些個兒子,好些個孫子,只有他的福生給他買煙葉子,是最孝順的娃。

    連宋茯苓也不清楚她爹是怎么談的。

    只是大方面,宋茯苓和錢佩英能猜到個差不多。

    因為在路上的時候,他們幾口人有溝通過。

    自家人才知自家事,對方不知道他們的底細,可他們自個心里有數,壓根和小將軍就沒什么關系,純屬是扯虎皮拉大旗。

    真要遇上什么事了,要是沒有米壽偶遇的幸運,他們甚至連人家大門都不知道沖哪開,和人家抱屈也說不著。

    這假的關系吧,它就是發虛。

    所以,他們三口人,外加一直豎著耳朵認真聽的米壽,路上商量出的結果就是,沒必要結仇。

    一旦任里正要是被豎起典型,被帶走了。

    侯府的人跟著丟臉,會不會報復他們不知。

    任里正的大兒子是一定會為他爹出頭的,恨他們。

    任里正越慘,任里正的大兒子就會越恨他們。這叫殺人父母。

    甚至村里人也會恨他們。因為任里正犯事了,沒人收雞鴨鵝狗貓,村里人還怎么賺銀錢,這叫斷人財路。

    殺人父母和斷人財路,兩面夾擊,除非他們這伙人搬離任家村,要不然,只村里幾千口人,壞心眼壞他們就夠喝一壺的。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。

    所以得出的結論就是,我們只想好好過日子,借著這機會,多要些好處,最好把荒地、糧食,凡是以后需要和村里扯皮的事,趁著這一把全捋清了。以后河那面的人,你們不犯我們,我們也不犯你們。

    謝文宇先走出了茅草屋,隨后是任子苼,任里正,然后才是宋福生。

    宋福生示意大伙不要看他們,該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    這才對謝文宇和任子苼說:“情況大致就是這樣,你們也看到了,就用些房草,實在是擔心過段日子,雪給房壓塌。”

    任子苼像模像樣地點頭。一副是啊,不能就這么讓你們住,你們這里上有老下有小,得想辦法解決。眼下蓋房是不可能的,明日從奉天城會運來一些青瓦,蓋到房上壓一壓吧。

    “那橋?”

    任里正此時心里已經有底了,你們不就是想要好處嗎?還不敢板著臉,也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說:“明日就召集村里人重新搭。”

    “只搭那窄木板橋不中啊,里正。”

    “呃?怎的?”

    “我們一出去就推車,鄉下人嘛,總要置辦些東西,窄橋沒法過去。”宋福生說完,還看了眼任子苼,又看了眼謝文宇,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我想著橋常年用,還是要一步到位的好。”

    任里正一咬牙,行,給你們搭個寬的。

    這月份了,他得花多少銀錢搭橋?后悔得腸子都要青了。

    宋福生又像是好奇似的忽然問謝天宇,他說謝公子,大戶人家蓋的陽畦,上面用的是什么油紙?就是那種很大一張,透明的,陽光能照進來,雨水澆也不爛,似是富貴人家在戶外蓋花棚用的,能否告知在下那紙叫什么,漲漲見識。

    謝文宇說,日我就讓隨從給你送來些。

    宋福生抱拳,這怎好意思?

    謝文宇心想,還有你不好意思的?你瞅瞅就這么一會兒,你提了多少要求了。

    你最不像話的就是,糧車還沒到呢,妹婿才說了句,幫你們領回了救濟糧,你就裝傻說,每個月都是這些糧?又問,一月一取實屬麻煩,能否給齊半年的救濟糧?要是給齊了,誰再問話,就沒有救濟糧的牽扯了,畢竟咱都領完了嘛。

    逼的他妹婿點頭。

    還有,宋福生,算你行,聊了半晌也沒套出你和陸家到底是什么牽連,你是拿捏住我們會一一認下是吧。

    宋福生也看著謝天宇笑,說,那就謝過謝公子了,心想:是,就拿準你們會一一認下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糧車也到了。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股票分析师要哪些证件 青海快3最新结果 福彩3d预测最准专家 股票指数是怎么计算出来的 最好用的手机pk10软件 正版蓝月亮二四六精选 河南快3投注 安徽11选5下期预测 真钱假钱怎么看 福22选5开奖结果 全天重庆彩稳定计划 广州期货配资网 极速11选5的正规网站 彩票技巧规律和口诀 中国股票趋势图 免费股票推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