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第二百章 二更

小說: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作者:YTT桃桃 更新時間:2019-09-10 12:03:11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“爹?”任子玖貼窗根站著,隔著窗戶喊屋里的任里正。

    任公信病了,是真病了,躺在炕上又是打噴嚏又是頭迷糊的。

    眼睛睜開也再不是聚精會神,而是眼皮發沉,無精打采。

    他望著棚頂,發出一聲長長的唉聲嘆氣聲,“恩!”

    任子玖聽聲就知道他爹心難受。

    面上漏出一臉為難,可是不說又不行,河邊已經聚齊了人手:

    “爹,真要聽大嫂的用石板鋪橋嗎?要是真聽她的,我這就去給咱家大門敞開,去河邊給大伙叫來抬吧。抬石板就得抬一整日,那東西太沉,咱得抓些緊了,大伙也都在河邊等著呢。”

    一聽要抬走自家攢了兩年的石板,任里正就心口疼。

    一聽二兒子提起大兒媳婦,想起昨夜大兒媳離開前又一頓劈頭蓋臉指桑罵槐數落人,數落他為占十兩銀子的便宜,結果只買糧就得賠進去二百多兩銀錢,供人家二百多口人吃半年白飯,就差說他沒長腦子了,任里正就心絞痛。

    那哪是兒媳婦啊,快趕上他老任家的祖宗啦。

    任公信無力地揮了揮手。

    “爹?”

    任公信急了,忘了兒子瞧不見他擺手了,心想:我不是對你擺手讓你叫人去了嘛,你還爹爹啥,我還沒死哪,騰的一下坐起身,“去去去去去!”喊完渾身脫力。

    任子玖嚇了一大跳,麻溜扭身跑出家門。

    任公信續娶的小婆娘,圍著棉被穿著綠肚兜坐起身,趕緊給她的老頭子揉心口,柔聲柔氣道:“老爺,別生氣,氣壞身體不值當。”

    “滾邊去,”任公信披著棉襖下炕,啥心情也沒有。

    咬牙切齒心想:真是上輩子欠了那伙人的。他娘個蛋,你們等著,咱走著瞧。

    可心里罵得再狠又如何。

    眼下不是那伙人在壓他,是大兒媳、甚至大兒子在壓他,壓得死死的。讓他今個務必去按照那個死小子宋福生說的,去縣里給辦紅契。

    那死小子(宋福生)最不是個好東西。

    誰還能賴帳是咋的?

    給簽個白契就得了唄,兩面按手印,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青磚房和上好良田。

    可那死小子紅口白牙的,不干。

    非要讓他給那些破茅草屋、那些畝破荒地,去縣里辦理蓋印章的官府紅契。

    辦紅契不是胡亂辦的,得折騰他去趟童謠鎮不說,麻煩人官府的人給卡印花章,那都是需要繳手續費的,完了讓他交。

    任里正都要窩火死了。

    他就不明白了,他給那伙人辦紅契,幫跑腿就算了,憑啥他還得給搭銀子?他自家房子和良田為了省銀錢都沒去官府辦紅契。

    不過任公信還是有兩把刷子的,當他強打起精神走出房門,看到一院子的壯勞力在喊著號子往外搬石板,忍著心疼露出幾絲笑,沖村里人說的是:

    “唉,我大兒昨日家來了,你們也都曉得。回村一瞧,咱得橋都壞了,他說那可不中。

    其實我大兒不說,我也要讓安排你們去修。

    橋壞了,往后你們怎么上山。開了春,家里有小子要娶親的,得伐木蓋屋子,你怎么往下運。

    我這一尋思,誰讓我是咱村的里正呢。木板子指定是不中用的,家里的石板就給了村里吧,反正也是為大家伙。”

    任子玖立刻配合道,我爹是為咱村造福啊,我自家往外倒搭石板,也要讓大伙能上山。還給你們工錢呢,你說我爹圖啥。

    這些話一出,搞得來干活的都不好意思收工錢了。

    他們也是曉得的,這些石板很珍貴。

    他們是親眼所見,里正這二年經常讓長工上山用鏨子(一種鑿石頭工具)、用大鐵錘,十幾二十幾人輪流使勁鑿石頭,塞子塞進去,給石頭分開,鑿出一大塊一大塊石板費勁運下山。聽說里正想要精細的樣子,石板運下來,里正家的那些長工還得用扁鏨把石頭紋理找平呢,老費事了,眼下給村里鋪橋用?

    任公信很滿意大伙的表情,昨個連夜召集,雖說提了造橋不白干,給銀錢,但是等今日干完了,看你們還好不好意思收。

    要是不收,他可以給這些人一人舀個三五斤粗糧嘛。

    粗糧哪里來?那不是那伙人的救濟糧嘛。

    他用細糧換了那伙人的粗糧,粗糧眼下就歸他了,也打算待會兒去辦完紅契就給那些粗糧拉回家。

    可是任公信駕著牛車才出村,宋富貴就劃著他的木筏子就上了岸。

    宋富貴聽村里人在議論里正為大伙怎么怎么造橋,怎么倒搭啥的,他大聲道:“切,快拉到吧。什么為了你們啊,是為了俺們。昨個去俺們那里答應的。必須必、給俺們把橋修好,還得修條寬的。”

    任家村村民確實是好奇,昨夜就有好些人家躺被窩里八卦瞎猜來著,所以馬上有好多人異口同聲問宋富貴,他們到底去你們那里干啥,里正為啥答應給你們修橋?

    “他做了喪良心的虧心事了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虧心事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這可不能告訴你們,這都是條件,他修橋就為了讓俺們不能告訴你們,”宋富貴說完一頓,拍了拍自個嘴:“瞧我這張嘴,我告訴你們啊,我可沒亂說,你們么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就這幾句話,可給任家村村民膈應壞了。更好奇了,心里刺撓的不行。

    但宋富貴就像故意的似的,將筏子系好,他就開始邊走邊扯脖子喊:

    “收大甕啦,回收舊大甕啦,收能腌酸菜咸菜的大甕啦!

    收不白收,給銀錢啦!

    誰家有多出的大醬啊,俺們也買大醬啊!”

    滿村里飄蕩著宋富貴的叫喊聲。

    沒一會兒功夫,宋富貴就被任家村的婦女老太太們包圍了。

    這個說,我家有用不著的大甕,老大了,半人高,你能給多少錢?那個說,我家有多余的壇子,你要不要。

    宋富貴在女人堆里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去這家嫌棄道:你這啥破壇子?自個蓋的窯燒的啊?一摸,麻麻咧咧,也就給你五文錢。

    去另一家說,你這破缸,上面都缺口了,也就給你十文,也就值十文。

    哎呀大娘,你下的這大醬,咋有股臭腳丫子味呢。

    大清早的,可給宋富貴忙壞了。

    他頭暈,好惡心,耕不了地,上山背木頭也踉蹌,就被宋福生派出來干這個了。順便蹲村口把守,等打井的來。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湖北快3今天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双彩基本 快乐十分黄金八码口诀 海南4+1彩票规则 重庆时时彩软件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走势 山东十一选五推荐真准 福彩快乐十分开奖 心水一点必中特打一肖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360 股票配资推荐安宁卓信宝配资精湛 北京十一选五体彩一定牛 幸运赛车全天计划软件 江西时时彩停售公告 配资炒股上上盈下载 甘肃的快三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