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三更四更(為月票2100+)

小說: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作者:YTT桃桃 更新時間:2019-09-19 11:49:11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天上在靜悄悄地向下飄著雪花。

    雪花無聲地落在了蒜苗子這些小娃子的頭上,好些個小孩一起在會議室門口,歡呼著喊:“米壽,米壽?”

    丫丫梳著兩角辮子張著小手,也直沖米壽擺手,“米壽,你快來呀。”

    你們喊米壽,要干么去啊?

    奶奶、娘親、爹爹,給他們交了銀錢,他們要去先去看老牛擠奶,看完再回家討碗,討來碗去打奶,打完奶回家讓奶奶給煮牛奶奶。

    恩,是這么個過程。

    米壽穿著宋銀鳳幫忙給做的一身藍黑色新棉襖棉褲,終于脫掉了他撿大人的破棉襖。

    小娃洗干凈后,不僅白白凈凈而且長的精神,模樣像極了姑母,除了瘦些五官沒什么缺點,腳踩鹿皮靴,頂著宋茯苓給梳得葫蘆娃發型,大眼睛亮晶晶地跑了過去。

    一幫小孩子前呼后擁,你追我趕的瘋跑。

    在路過宋福生家門口時,小娃子們已經不跑直線了,非得一個個像捉迷藏似的從晾洗的被單下鉆過去。

    有幾個小手還挺欠,跑過去的同時,將被單下結出的冰溜子掰掉。

    所以離老遠就能聽見這些小娃子們的瘋鬧聲,那真是呼嘯而過。

    宋福生的大伯本來都笑呵呵走到地窩口了,他望著那些小娃子們的背影,腳底下頓了頓,又磨身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在半路遇到老伴,宋福生大伯問大伯娘,你是不是沒給咱家孫孫交奶錢?

    沒啊。

    宋福生大伯指著老伴的鼻子,手指頭不停地點。

    感覺忽然很生氣。

    最了解老伴的,果然是他。

    以前,大伯為老伴如此會過日子暗喜過,甚至經常暗喜,覺得婆娘腦瓜就是比旁的婦人聰明。

    眼下,大伯不知為何,就覺得這種聰明很丟人。他這次也是誠心誠意低希望,他能錯怪老妻一回,猜錯一回,但事實證明,他的婆娘就沒變過:“剛發的銀錢吶,給我。”

    大伯娘弱弱地問:老頭子你要銀子干啥呀。

    你管我要干么呢。

    宋福生大伯氣哼哼地搶下銅板,整個身子氣的走路直往上躥,越尋思越來氣,咬牙心想:等會非交半年奶錢,一路向會議室躥去,大伯娘在后頭一路小跑跟著。

    此時會議室里,沒離開的有兩伙人。

    一伙是高屠戶家。

    高屠戶也是去而復返的那種,他是被大兒媳太會過日子給氣回來的。

    你說他老高家是雙胞胎孫子,大兒媳就給交了一份奶錢,說讓打回一碗后,倆娃分。

    高屠戶:真有意思,他們一家的大老爺們,還養不起兩個娃伢子?二錢的水都喝過,倆娃加一起一個月才20文的奶還喝不起?

    給他氣的問大兒媳頭上,你是想花一份錢,讓小三子發話主動多給打些?

    大兒媳被嚇得臉通紅說,沒有沒有,爹,發誓,你不說這個,我都想不到這點。

    可你這行為,瞅著就是那意思,容易讓人多想。

    一天竟瞎會過,該省的不省,不該省的瞎省。

    所以高屠戶是過來補交錢的。

    另一戶人家,就是宋福生自個的老子娘家了。

    宋金寶在和馬老太唇槍舌劍中。

    “奶,給我交奶錢,他們都去看擠奶了。”宋金寶急得抓耳撓腮。

    “你都多大了,看什么擠奶。”

    “我多大?那我不看行,我得喝吧?”

    “你都多大了,喝什么奶。”

    “奶,我掙一工分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一工分不是要養我嗎?”

    是啊,宋金寶滿臉求知欲仰頭看宋福生:三叔,還有什么活計能往我身上加,我多干些再給我一工分吧,我得養我奶,我還想喝奶。你快給寶寶我出出主意。

    宋福生被小侄子表情逗笑了,正要說,想喝奶,我給你個妙招,讓你爹爭分奪秒,不耽誤正事的前提下,再多做幾個木桶,我就免費提供牛奶。

    還沒等說呢,大哥宋福財就搶話了。

    宋福財示意老太太交銅板,說馬老太,這不是幾十文錢的事,是大伙提前說好了,就都得照做。你不能因為咱是一家人就難為三弟,三弟搭給你的,前段日子給你買的這那、給你買的十斤棉花,那值多少錢呢。主要是支持三弟工作,你這總破例,以后誰還聽三弟的,為名聲,行不行?

    大郎也說,奶,交了吧,不行從我掙的工分里,給小弟交。

    “謝謝大哥。”金寶瞅大郎笑,笑得跟朵花似的。

    大郎揉了揉他的腦袋,又瞅了眼二郎:“二郎喝不喝?”

    確實是像宋福財說的那樣,沒多少錢的事,宋福生都不怎么在意,尤其這還是親侄子,都喝又能咋的,他就沒指望奶牛回本錢。

    但是他之所以沒拒絕,也是因為宋阿爺說的對,從牛奶這個事就要定下規矩,往后就不會發生三叔家吃好的了,孩子們哇哇的就全來蹭飯了。

    他家即便不差那口肉,不差那口飯,日子也亂套啊。

    想象一下,他家正吃著飯呢,孩子們聽說有好吃的全來了,是不是得出去再多炒幾個菜去?麻煩,往后也沒法消停。

    所以他能做的就是,少收錢,收的比外面便宜多了,盡量讓這些娃子們都喝上奶。他其實也不知喝牛奶到底對身高有沒有用,但是喝了總比沒喝強吧,希望這些孩子往后都能長的高高壯壯。

    馬老太掏出二十文,別只金寶了,二郎也喝吧,免得老二家喝,老大家不喝,說她偏心眼子:“給你給你。”

    這是啥態度嘛,宋福生笑呵呵接過:“娘,剛才開會不方便多說,我提的那個,您歇著,完了俺們哥幾個養你,你好好考慮考慮唄。真的,真行,您才掙三公分,俺們哥仨一人給你省出一工分不就?”

    馬老太麻溜就扭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不聽不聽,她是真怕了三兒說著說著認真起來,將她領工錢的名字從本子上劃掉。

    走到門口時,碰到了宋福生的大伯,馬老太又站住腳。

    噯呦?大伯哥拉著一張老臉,大嫂在后面蔫頭耷腦,看那樣屁都不敢放,這是發生啥事兒啦?

    不應該啊,才發錢。

    馬老太是真想看熱鬧,可回頭一瞅三兒,算了算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兒,發銀錢了,家家領了工資,干活氣氛那都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漢子們恨不得打赤膊玩命干。

    婦女們更是邊干活邊嘴不停,大伙研究的是同一個話題:

    掙錢了,她們算計著一文錢如何該掰八瓣花,怎樣能快速給家拾掇出家樣來,一個個也互相打聽合計著:到底要不要買棉花,買幾斤棉花。

    這里面,馬老太又和人不一樣了,她壓根就沒在這里。

    宋茯苓正被錢佩英取笑是技術工,一個丫頭片子,動手能力那么強干什么,只眨眼間竟然就能在屋里釘出晾衣繩,馬老太來了。

    “你瞅瞅,真在這里,我就說嘛,壇子里數不對,”馬老太進屋就開始翻,翻出了芝麻油和煤油小罐,她用手點著這兩樣說,她要舉報。

    宋茯苓一眼就盯上了奶奶的頭發,知道她奶是說著玩,她奶都恨不得將公家東西往家偷拿呢,逗馬老太“奶,你別舉報啊,舉報里沒有我家,我爹就是負責管舉報的。來,快些上炕,我給你抹頭上。”

    啥玩意?偷拿回來,是為抹頭上的?

    啊。

    哎呀,你們這些敗家子啊!

    錢佩英被婆婆冷不丁的嗓門喊懵了,而且還插不上話,因為只在她愣的那么一會兒,閨女和她奶已經說下一話題了:

    “您就說吧,怎么您能配合治療虱子,您必須得治,奶,我的親奶,我得和你親密接觸,我不允許你這樣。”

    “我啥樣了?長虱子,讓它去長去唄,耽誤吃耽誤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在我這就是不行,您不曉得,我?算了,多余的不說。”宋茯苓說這話時,一頓搓胳膊,誰也無法理解見過放大鏡后,那種膈應的心理程度也是放大了很多倍的感受。

    馬老太瞪眼瞧孫女,巡視孫女的臉色。

    老太太不懂崩潰這個詞,但她瞧著吧,怎么說著說著話像是有點要發瘋的勁兒呢,“你別不說啊,咱聊的是油,那芝麻油你曉得多貴不?你拿回來偷吃,我不舉報還不中嘛,但你不能禍害人往頭上抹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如果一定要讓您往頭上抹呢,因為我爹說了,只有這個去的快,您就說吧,怎么才能日日讓我給你抹油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“奶,心疼油錢是吧?差錢是吧?如果我讓你除了工分還能掙出來頭油錢,你讓不讓我抹吧?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“你就說這樣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馬老太抿了下唇,咽了下吐沫,她從小孫女堅定的目光中,深深地感受到,孫女有掙錢招,雖不可思議,但她有直覺。

    直覺告訴她:搞不好,真能掙到銀錢。

    所以,老太太沒先回話,而是看向錢佩英:“你可聽到了吧?到時候她給我錢,你可不行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錢佩英:恩。

    馬老太立即眼中精光四射:“那中啊,胖丫,你只有讓奶見到銀錢,不,哪怕銅板,到時候奶這頭發都歸你管。”

    “走,奶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錢佩英站在家門口,望著祖孫背影:“……”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大丰收配资 福建快三官网下载 甘肃11选5前三直走势 怎么看平特一肖规律 急速赛车怎么玩 股权基金配资 山西体彩11选5走势图 河北十一选五怎样买中 几大股票软件比较 上证指数和上证50 三分彩开奖不一样 王中王精准一句中特 双码是双数吗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玩法 河南11选五最新开奖结果 体彩大乐透专家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