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第二百二十章 三更合一(為月票2200+)

小說: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作者:YTT桃桃 更新時間:2019-09-21 00:06:41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宋茯苓不知道的是,她前腳走了沒多一會兒,后腳她爸媽就醒了。

    錢佩英醒來,是因為她要起來上廁所。

    眼下,他們住的這個屋里,在進這屋門墻角那里,用草席子拉了個簾子,簾子里放著一個“尿桶”。

    這尿桶實際上,也不是木桶。

    畢竟喝水用的木桶,現在宋福喜都忙不過來呢,家家管他要,他還得又打水盆子又得打臉盆子的,哪有功夫給做尿桶,吃飯桌子都沒有呢,顧不上。

    所以,宋福生就很有才,怕倆孩子出去上廁所凍屁股,再說外面不像現代有燈,一旦要是半夜起來,外面黑呼的,就得又點煤油燈又要披棉襖出去的,太費勁,他就給5L農夫山泉礦泉水瓶口給剪了,剪的上下一邊粗。

    每晚睡前,往瓶底放些土、放些草木灰,然后就蹲那上面上廁所,往屋里一擺,在屋里上就行。

    這東西當尿桶也真挺好,除了宋福生要時不時羅嗦提醒米壽,上廁所小心別刮著屁股外,礦泉水空桶真是干凈又好清潔,刷沒刷干凈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當然了,每天早上往外倒尿桶的也是宋福生,并且這事他壓根就不打算讓四壯或牛掌柜接手。私密嘛,這事還是很私密的。

    臟?老宋認為,不臟。

    親媳婦親閨女,外加米壽,這不都是他最親近的人嘛,倒夜壺有啥臟的。

    扯遠了。

    眼下錢佩英就是蹲在5L礦泉水桶上面解決內需,解決完她就去女兒那鋪炕上,彎腰摸黑摸了摸被窩,被窩空了,里頭只剩點溫乎氣。

    原來她沒感覺錯,她就感覺恍惚好像有人出去,有動靜嘛。

    這是去烤爐房了?才幾點啊?

    錢佩英用宋茯苓的被子,壓在了米壽身上,這才回身去自個那半邊炕上。

    爬進被窩,錢佩英小心翼翼去夠拿放在炕上的棉襖。

    每晚睡覺前,他們都會將脫下的棉襖棉褲平鋪在炕上,一直用熱炕溫乎著,這樣穿的時候不就能熱乎了嘛。

    但是屋里黑啊,錢佩英也看不清,不知怎么整的,就給宋福生碰醒了。

    宋福生疼的一呲牙,兩只眼睛困得睜不開:“干啥呢,你壓著我頭發了。”

    在現代,這句話是錢佩英的臺詞,到了古代變成宋福生經常說了,他也是長頭發。

    “我沒看著,我要拿棉襖。”

    “拿棉襖干啥?”

    錢佩英說,她要去看看閨女,閨女出去了,好像是去烤爐房了,有點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恩?”宋福生一愣,一手搭在眼睛上,一手去夠窗臺上的打火機。

    啪的一聲按亮了,他瞇著眼睛,借著火光懵懵道:“又去洗衣裳啦?”

    “沒,去烤爐房烤爐房的,洗什么衣服,我這跟你說啥呢,說話費勁。”

    錢佩英說完,上手去搶打火機,然后她借著光亮,點著煤油燈。

    這煤油燈,是宋福生去童謠鎮新買的,要不然宋富貴能說他嘛,你怎么買這些東西?宋福生是離開老隋后,一走一路過市場,他就能劃拉買一堆家里需要的。

    買四個煤油燈。

    閨女那面放一個,他們窗臺這面放一個,四壯和牛掌柜那屋放一個,送給馬老太一個。

    馬老太原本家里就有一個,那一個其實也是宋福生古代家里帶出來的,這一路逃荒就沒扔。但宋福生覺得那里一屋子人,就給順手買了一個。

    煤油燈點開了,錢佩英穿棉襖的動作就快了,但她再快也沒快過老宋。

    宋福生坐起身,棉襖呼嚕呼嚕幾下就裹上,用雙手搓了搓臉,“我去吧,這孩子,烤蛋糕起這么早干啥?誰用她掙錢了。”

    錢佩英小小聲說:

    你別自作多情了。

    她壓根就不是為幫你掙錢,你閨女才不管那些事。

    她是為了頭發。

    她奶嫌棄用油擦頭發治虱子貴,你閨女就要制服她奶,用掙錢當胡蘿卜吊著老太太。

    宋福生笑著說,這孩子算是做下病了,晚上吃牛初乳,難怪用布裹著頭發吃,也給米壽裹得跟狼外婆似的。

    錢佩英一聽,更是吐槽了起來:

    “這事在你閨女那里,算是過不去了。

    你瞅瞅她,這勁頭,當年高考,她都沒這么起早爬半夜過。

    咋說不聽,昨晚那么勸她別做蛋糕賣,辛苦,也不聽。

    我是真沒想到啊,她一天天對啥事也不怎么上心,以前我還琢磨,能不能有一天處了對象,對男朋友上心?會不會一門心思對男朋友好?哼,結果她第一樣念念不忘的竟是虱子。

    這就是你閨女,算是隨了你,有點屁事她都擱心里翻不過去篇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說,我閨女咋了?我閨女不像我,還能像別人?我告訴你,咱閨女能干大事。一般只有干大事的人,才是一根筋。

    夫妻倆說著話,宋福生棉鞋也穿妥了,臨出門前還不忘囑咐妻子:“你再瞇一會兒吧。”

    錢佩英擺擺手,都醒了還瞇個啥,不睡了,百廢待興,在被窩里做針線活,一堆活呢。

    宋福生放輕動作推開家門,一股冷風吹得他一激靈,腳下步子更快了。

    話說,這個烤爐房,自從給了宋茯苓后,宋福生就只來過一次。

    那次還是在好些天前,宋茯苓烤爐剛做好后,他過來瞧了一眼。

    再之后,從這路過,也沒當回事兒。

    一是忙,二是這破房子,真的,點著都不帶救火的,那泥灶破烤爐,想著孩子玩去吧。

    所以,當宋福生此時來到烤爐房前,通過漏風的門板子往里一看,真的有被眼前的一幕,搞得他有些吃驚。

    里面的場景,沒有宋福生預想的手忙腳亂;

    沒有耗子出沒,閨女被嚇得驚慌尖叫;

    沒有這房子從外面看是破敗不堪,里面也會破遭不像話的景象。

    宋福生看到的是,破房子的墻外面,四個用泥堆砌起來的煙筒在冒煙,里面幾個給墻體掏窟窿做的壁爐,正在燃燒著,估計怕燒柴有灰塵,還用水給泥土地面均勻的撒了些水。

    而屋子墻角是有柴也有炭,女兒愛干凈,還在柴火堆上面蓋個麻袋。

    幾個壁爐同時燒起來,那里面好像一點也不冷,瞧著挺暖和。

    并且,宋福生就納悶了,閨女是什么時候做的兩張桌子呢。

    沒錯,應該是閨女做的,宋福生很確定,因為桌子做的很是簡易,一看就不是熟練木工。

    一個長桌面,下面支的是兩個十字交叉腿。

    這張桌子上,擺放的是白天里幫忙買回的雞蛋等物品,以及用盆裝的牛奶,桌子旁邊還放了一桶水,這桶水應該是剛才起炕,女兒從家里拎來的。

    他女兒,此時正站在另一張小方桌前,正在攪拌。

    宋福生認認真真地看宋茯苓,看他閨女一張小臉,被幾個壁爐昏黃的火光照著半張臉,還有桌上的煤油燈也一起照亮,大致能看清模樣。

    寶貝大閨女,頭上裹塊粉色小花布,這是佩英用空間田園風格床單才裁出來的,閨女就給系在頭上了,粉色花布配那張小臉,咋瞧咋帶勁。

    再看他閨女那雙小手,真是各練一手活,他這個伙夫出身的,都沒有人家那小手靈活,讓他做,整不好。

    閨女正在攪拌呢,像炒菜似的的刮面手法,估計是怕起筋。

    宋福生嗅嗅鼻子,有點香味出來了,眼神落在烤爐上。

    烤爐里的火,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而且他閨女設計的這東西,還有個擋火的鐵板子呢,手動調制大火小火。這孩子腦子就是聰明,隨他。

    這是已經送進去烤一鍋了?看來再過一會兒就能出爐了。

    也是在這時,宋茯苓發現她爹了。

    宋茯苓用打蛋器還是很小心的,用之前先巡視,眼下她要用了,自然會仔細看漏風的門和窗戶紙外面站沒站人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什么時候來的?嚇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推門進來,笑得很是驕傲,“早來了,我看看你這小買賣能不能整起來,不行的話,我搭把手。”

    “爹,我和你說哈,”宋茯苓看到她爹也挺高興,很是興奮地說,一會兒就出鍋了。

    “做的什么?蛋卷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古早蛋糕。”

    “古早挺高的吧,你模子高度夠嗎?”

    “夠,當初我弄時就想好了,古早或是戚風蛋糕,放得住,冬天往外賣,涼著也更好吃,我那里面鋪的是油紙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湊過去仔細看了眼,“下面模盤還放些水了?”

    “啊,要不然下面該烤焦黃了,那吃起來該沒那么綿密Q彈。”

    然后爺倆就開始一起忙。

    宋福生洗洗手,幫女兒做蛋糕,拿不準的就問閨女。

    宋茯苓就能倒出空,在一邊打奶油。

    爺倆嘴上也不停,說著說著就開始小聲夸空間。

    宋茯苓說:

    您的剃須刀,用完電,人家就給你自動充上,比你還勤快。

    我這打蛋器也是,以前剩多少電,現在用完還給自動續上多少,解決多少問題,要不然我手打,烤幾鍋得累死。

    等趕明我洗面儀,我電動牙刷,哈哈,估計也是。

    而且最關鍵的是,咱家空間有一個最大優點,恒溫啊,拿進去是什么樣,拿出來的東西還是什么樣,一點不變質,我才能多打一些奶油放進去備用不是?這樣就不用總用打蛋器了,也不用起太早,嘿嘿,好棒啊。

    宋福生也說,是得虧空間沒算得太細。

    剛開頭,他吃辣椒,還以為辣椒種子不給變出來呢,畢竟他沒吃進去嘛。

    后來發現,辣椒、蘋果、車厘子、葡萄等,這都屬于一個部門的,估計空間認為那都是一個整體,吃沒了需要連籽帶肉都變出來。沖這點看,恩,空間確實只能算一般小氣。

    爺倆說著話,有宋福生幫忙,攪拌的需要材料全部準備完畢,宋茯苓麻溜就放進了空間里。

    同樣的道理,做好了,不馬上放進烤箱里不行,但放進她家空間行,不變質嘛,放進去啥樣就啥樣。

    宋茯苓也打了不少奶油了,將材料都放進空間里,打蛋器也放了進去,回身時眼前忽然一亮:

    “爹,你說,我豁出來幾天時間做這些,做完都放空間,然后你每天早上給取出來,行不?我就不用起早做了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:你灶爐不著火,天天拿出現成的?糊弄鬼吶。

    “閨女啊,恕爹直言,你要是想偷懶,真不應該找你奶合伙,這就是一個錯誤。你早說啊?早說,這樣還真能行。但你奶,不可能,你爐灶不著火,她該發現了。”

    馬老太要是曉得三兒子背后這么說她,恩,她會點頭贊同,是的,不可能,賣吃食哪有不起早的?

    早上,不到四點,馬老太就兩手揣棉襖袖子里,在靠近宋茯苓那鋪炕的窗外,小聲喊:“胖丫啊,胖丫?”

    給錢米壽喊起來了。

    小娃都睡懵了,咕嚕一下起來,趴在窗臺上:“奶奶?”

    “噯,米壽啊,給奶扒拉你姐。”

    錢佩英趿拉著棉鞋出了門,告訴老太太,胖丫早走了,和她爹都在烤爐房。

    所以說,得虧宋胖丫起來的早,她爹來找她也早,要不然幫干活,又讓宋福生往空間送,差點露餡。

    就這,宋茯苓在聽到扣門三聲暗號時,還不忘用眼神提醒她爹,你萬萬要過來找我呀,那幾鍋的食材可在空間里。爹,你不來,我拿不出來,該壞菜了。

    馬老太咬著第一鍋已經放涼的蛋糕,兩眼冒著綠光。

    哎呀娘呦,這是個什么吃食呦,太適合她這牙口,也太香了,又甜又香,軟和和的。

    “奶,我算過了,咱烤這一大塊蛋糕成本,是四十文本錢。”

    “嗝,嗝!”馬老太忽然噎住,又舍不得往外噴又咽不下去,給宋茯苓嚇一跳。

    宋福生緊忙給老太太敲打后背。

    “么?”

    “40文。”

    馬老太立即放下她咬過兩口的小蛋糕。

    “奶,你吃呀,我爹剛才還吃一塊呢,這是第一鍋出的,咱這第二鍋也馬上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吃了,不能吃。”馬老太都有點冒汗了,這屋子不是破的四處漏風嗎?為何這么熱:“這么貴,那咱咋賣啊?”

    十六寸大的古風蛋糕,切成十二塊大小,賣八文一塊。

    宋茯苓要對半掙還要帶拐彎。

    “八、八文?”馬老太被嚇結巴了。

    宋福生聽到祖孫倆已經討論買賣了,沒再參與這話題,去辣椒基地了。

    宋福生相信他閨女能在下一鍋出鍋前,給老太太支走的。

    到時候他進空間給取材料,再放進烤爐里。

    他也相信閨女怕麻煩,過了今天,明兒指定就不用他幫忙從空間里往外取,閨女指定寧可現做,也免得來回倒騰提心吊膽。

    再一個,宋福生心想:今個得讓二哥給做門,插隊左門,閨女那個蛋糕房的門窗,必須得弄嚴實些,要不然用打蛋器確實不行。

    以上,宋福生猜的全中。

    而馬老太從蛋糕房里出來后,是整個早上,恍恍惚惚。

    她迷迷糊糊出了蛋糕房,起早的王婆子問她,啥味啊?這么香,香的都不行不行的了。

    馬老太只前言不搭后語地說,“今早給我頂著些,我做不了大鍋飯了,你幾個多干些,我有事要進城。”

    說完就像腳底沒根似的走了,回去找筐,得找大筐,筐里得墊幾層油紙。

    孫女還說了,奶,你一次不能背太多,蛋糕該被壓塌了,今天就背四塊試試水吧。

    馬老太之所以如此恍惚,只因腸子都似在糾結地問自己:

    8文一塊,賣那么貴,能成嗎?

    而且孫女也不管她了,讓她一人進城賣從沒見過的新鮮吃食,她真的能賣出去嗎?

    就這種心理,隨著馬老太胳膊挎籃子,身后背上筐,帶著四塊十六寸古早蛋糕出發時,心里對未知的事情更迷茫了。

    石板橋上,馬老太剛走到橋中間時,身后忽然傳來:

    “奶,等等我。”

    馬老太扭回身愣住。

    她看到小孫女頭戴粉色碎花布包頭,手中還揚著另一條粉色碎花布在喊她。

    “你怎來了?”

    宋茯苓跑的上氣不接下氣,沖她奶說:“第一次賣貨,我有些不放心你呀,還是和你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站在橋上,忽然咧開嘴笑開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拿這布出來,干么呀。”

    宋茯苓給她奶圍上,也圍的像狼外婆似的造型。她說,粉色碎花布,既能保暖,又很明顯。往后啊,別人看到頭上包著這種布的,就知道咱們賣的是蛋糕,是最最好吃,他們都沒吃過的蛋糕。

    “走,奶,別擔心賣不出去,我教你賣。”

    祖孫倆走了,早上七點多鐘出發,趕往童謠鎮。

    她們離開了,卻不知留下的那大半塊古風蛋糕,在孩子們那里引起了怎樣的轟動。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全国快三开奖平台 创利配资 河南11选五电视走势图 019博彩 浙江11选5有什么规律 北京pc蛋蛋28最准的技巧 泳坛夺金走势图 2018070152期吉林11选5 一头中特免费资料 钢铁板块股票分析 北京pk10在线预测 四肖中特期期准出 体彩中彩开奖结果查询 gt急速赛车 现在什么理财平台最安全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前三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