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第二十三章 婆媳戰

小說: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作者:YTT桃桃 更新時間:2019-05-11 17:01:21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馬氏進院就不歇氣地張羅道:

    “老大媳婦,你拽三兒媳瞎嘮瓜啥,眼里沒活啊,給倒碗水不會?”

    宋家老大的媳婦何氏,笑嘻嘻應道:“那我去燒水。”

    “燒什么水,先蒸鍋干糧。”

    又沖二兒媳朱氏瞪眼:“西廂房沒拾掇能住人?你不趕緊去拾掇等我干吶。”

    發現老二家的宋金寶正在鬧錢佩英,鬧著要吃的,馬氏對準小孫子的后脖頸,上去就是一撇子。

    朱氏本來都預備要去燒屋子了,心里還想著,她晚飯算是泡湯了,看來連口稀粥都喝不上,發現唯一的兒子挨了打,趕緊轉身給寶貝兒子摟懷里帶走。

    至于她生的大丫和二丫在挨婆母的罵,婆母嫌棄二丫沒眼力見也給了一巴掌,朱氏選擇裝沒看到。

    “胖丫一回來你兩個死丫頭片子就圍著,平日里像得了饞癆病,一天看八百遍我攢的杏,這時候不曉得端出來給妹妹洗洗吃,養你們兩個賠錢貨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宋老二宋福喜家的大丫和二丫,聽到奶這么罵,不但沒生氣倒有點高興,立刻奔向大屋去取杏。

    要知道那杏自從黃了,奶就看的像命根子似的。

    先撿出些送去姑母家,剩下的有被蟲咬的分給大伯家的大哥二哥,放蔫吧的給她們小弟宋金寶吃。

    唯獨她倆沒吃著。

    即便她倆想撿掉地上的也挨罵,奶非說要全留給三叔家,還說等秋收完去交稅銀的時候,多走幾里路,要把攢的杏和新下來的玉米給三叔家送去。

    這回胖丫家來了,還讓端出去吃,胖丫不是吃獨食的人,指定能分給她們倆。

    而胖丫宋茯苓此時都聽傻了,別看上一世的奶奶對她也不好,但從來不敢罵她,當然了,最主要也是她不給機會,敢對她不好就不去了,姥爺家稀罕她。

    哪聽過這個啊,罵親孫女賠錢貨跟罵著玩似的。

    不過,對她這個賠錢貨倒是特別好。

    馬氏非讓宋茯苓坐下喝粥,又對錢佩英態度極好道:

    “三兒媳,一會兒等他們忙完,你快勸大伙也坐下歇歇,一會兒干糧就得,都吃飽飽的。親家公對咱家不賴,咱也得給親家公做臉,沒得讓人說咱宋家雇人干活還不給吃飽飯,我明兒個再去割幾兩肉。”

    馬氏又指著錢米壽:“這是那倆幫工家帶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弟弟家的。”

    馬氏很意外錢家唯一的男丁穿這么破,她先微擰了下眉壓下心里疑惑,隨后沖錢米壽笑得像朵花似的,拽過桌子上裝粥的木桶,一勺子沉到底,給錢米壽和宋茯苓一人盛了一碗稠粥。

    “你倆先吃,頭回來奶家,吃飽飽的。”

    盛完她就離開,還挺興奮地問:“三兒啊,你和你倆哥哥在門口說啥呢,有啥娘不能聽的。”

    沒啥不能聽的,早晚也得說。

    只是宋福生要節省時間,他在告訴學過幾天木工的大哥,讓想招把手推車套在騾子上,最好一頭騾子上套一個,這樣就不用人力推東西,讓騾子拉著,弄成三臺車,能帶的東西也多。

    讓大哥帶著兩個侄子先忙活起來。

    又安排二哥帶著四壯去把糧食往院子里背,這樣等會兒離開直接裝車就行。

    “這是要干什么,啊?”馬氏傻眼了。

    大家心里也都一咯噔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正好宋里正也來了,宋福生的姐夫田喜發也來了。

    宋福生一手扶住他娘,一手扶住里正爺爺,又招呼姐夫田喜發進屋,在路過飯桌時,對錢佩英說:“你們趕緊吃,吃完把該收拾的收拾了,你再幫著看看什么該拿什么不該拿,別破爛也往車上裝。”

    五分鐘后,屋里響起馬氏的嚎啕大哭聲。

    姑父田喜發不管不顧沖出正房,深一腳淺一腳往外跑。

    錢佩英默默地把熱粥重新倒回木桶里,遞給正倒動糧食的四壯,讓給拎車上去。

    又反身進了灶房,瞟了一眼杵在灶房的大嫂何氏,提醒道:

    “快回屋收拾東西吧,我也不能去你們屋幫收拾,這鍋我看著,干糧好了正好帶路上吃。”

    說完就手腳利索把灶房里的油鹽醬醋劃拉了一番,該裝走的裝走,且心里念叨著:一會兒得記著裝兩桶水。

    何氏此時手里的搟面杖落地,對錢佩英的話置若罔聞,忽然扯嗓門喊她男人和倆兒子,嗓音十分尖利,讓去給娘家送信。

    這一嗓子,給在屋里哭天搶地的馬氏喚出來了。

    馬氏出來,跳腳就甩給大兒媳一個大嘴巴子。

    何氏捂著臉,眼睛紅紅瞪婆婆。

    以前總覺得她在這個家挺有臉面,尤其是她過門就連著生倆男娃,而二弟妹生完倆賠錢貨才生下宋金寶,三弟妹就更不用提了,要是沒有好娘家早晚會被休。

    馬氏指著大兒媳鼻尖罵,你不用瞪我,你要去給娘家送信可以,翻過山自己去,別指揮我兒子和我孫子,你不著急逃命,他們得要命,你快去,跟你娘家逃荒去,我家還能省糧食。

    邊罵邊不解氣似的往外推搡大兒媳。

    自始至終,在灶房里的錢佩英都沒回頭,心里像開了花一樣亂七八糟,但手上卻有條不紊地忙碌。

    然而當她聽到宋金寶在院子里喊:“三嬸嬸摳門,藏好吃的不拿出來,難怪她身上有香味”,她不想回頭也得出去了。

    宋金寶一手茶雞蛋,一手麻花,茶雞蛋皮都不扒就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錢米壽不干了,撲上去搶:“你給我,給我,那是我們要路上吃的,是我姑母做的,我和姐都沒舍得吃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你們的,三嬸的就是我三叔的,三叔的就是我奶的我宋家的,你算什么東西,我娘說了,以后我三叔的都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朱氏立刻跑上前,一把捂住兒子的嘴。

    錢佩英站在灶房門口說:

    “誰教你說的這話,要不要個臉,我和你三叔還沒死呢就惦記我家東西。

    本來一口吃的,要按往常拿出來也沒啥,現在是什么情況!

    閑得慌不著急逃命的,一會兒別跟車走,那騾子是我錢家的,車上的吃食也是我錢家的,實在要鬧就分開走,各走各的,各吃各的!”

    馬氏回眸,瞪眼看向錢佩英。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数 山西快乐十分微信走势图 手机股票配资 甘肃十一选五直选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15期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5分析 河南快三开奖走势一定牛 黑龙江省p62 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大乐透手机版软件 江苏7位数走势图中彩网 后二万能大底稳赚方案 十一运夺金遗漏 浙江体彩六加一杀号专家 腾讯三分彩计划官网 今天股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