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宋福生眼中,他閨女弄些淡奶油之類的,攢一些原料不容易。

    又物理分解弄,又有溫度要求,屋里不敢燒太熱。

    奶油這東西它不怕涼,它怕熱。

    找涼屋子一會兒送過去,一會兒取過來,幾十分鐘一打,幾十分鐘一打。

    反正孩子一天天是忙忙叨叨的。

    他閨女還得做蛋糕坯子呢,榨汁,榨完濃蔬汁過濾,用小瓶子一點點裝上攢,還得倒空做模型呢。

    就打比方最簡單的那個彩虹模型,那是一點一點剪碎彩紙往上沾啊,沒有那個耐心干脆干不了那活,煩都得煩死。

    尤其是,空間不是能保鮮嘛。

    在外面拿進去什么樣,在空間里一直就會保持什么樣。

    沒有什么變壞變質的情況,就是放進空間里多少年,再取出來也和新做的一樣。

    所以宋福生是曉得的,他女兒很趕活,就想著眼下累些,以后能歇。

    他沒出發買第二頭牛之前,茯苓就和他說過,當時喜滋滋地說:

    “等我多攢一些原料,也多烤一些各種尺寸的戚風蛋糕胚子,我都給它放進空間里,又不怕放壞,又能隨用隨取。到時候一個月出不了幾塊蛋糕,我要用,您就幫我取出來,我拿出來一抹,裱幾朵花就完事兒。很輕松。”

    你看看,還輕松啥啊?

    轉頭她奶,就給賣出去好些。

    估計這幾天攢的,也攢不下多少,這才過去幾天,十幾個蛋糕一出,攢的那些奶油都得用完。

    宋福生越琢磨越愧疚。

    他當初買什么奶牛,這不是沒事找事,他竟然又給牽回了一頭牛。

    “閨女,你等等我。”宋福生一手拎著裝凍芹菜的麻袋,又叫了聲二哥,讓宋福喜跟他去,轉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噯,噯?”宋阿爺指著車。

    “讓郭哥和您老細說,大郎也曉得,我讓我二哥給干點活。”

    蛋糕房里,宋福喜和宋福生倆人將圓桌子抬走。

    得去外面做工,別木屑子飛揚,這小屋雖然不咋地,那也是做吃食用的。

    宋福生和二哥說明白了要怎么安裝圓鐵盤后,他又反身回了女兒這里。

    “來,爹幫你,別苦著臉了。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,錢佩英也在辣椒基地洗完了手,惦記回家給女兒做些好吃的。

    今晚來頓紅燒肉,大米飯。

    她閨女最愛用紅燒肉的菜湯泡飯,得吃些好的。

    取過掛在火墻上的鎖頭,錢佩英鎖好了辣椒基地的門。

    轉頭回了自家,就發現家里又被占了,馬老太正一邊和面一邊和米壽說話。

    看見三兒媳回來了,馬老太急忙問:“我先頭買的肉還有剩沒?”

    “有剩,剩一小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快拿出來緩緩,我這就要剁餡子包餃子。”怕兒媳多想,好像給買塊肉還往回要似的,馬老太又解釋句:

    “我管你阿爺要了塊野豬肉,但野豬肉啊,我怕它騷腥,胖丫吃不慣,和咱買那肉一起和餡子能強些。你等著,明個我家來,這回多買幾斤,再放你這屋。”

    錢佩英一邊說著不用不用,她爹就知道往家買了,一邊去給取肉,還順便瞟了眼老太太手中的面團。

    面團分兩種,一種是一小塊純白面的,一種是混了好幾樣一大塊的。

    估計那種純白面的面團,也就夠她閨女一人吃,看來旁人又都是不準動。

    唉,她可憐的米壽,總是眼巴巴地看著姐姐吃更好的。

    錢佩英不知道的是,哪是面不一樣,連餡子都不一樣。

    宋胖丫是純肉餡和蔥花攪拌的,旁人,別說米壽了,就是宋福生待會餃子煮好,吃的都是蘿卜多、肉絲少的餃子。

    總之,既然包餃子了,也就不能做紅燒肉了,錢佩英也去了烤爐房,給女兒打下手。

    米壽本來要跟著,馬老太兩手包餃子,倒不出手拽小娃,伸出一條腿給擋住:“噯噯噯,聽話,你掏奶這個棉襖兜。”

    小小手從兜里掏出用紙包的飴糖。

    “拿出去一塊,再給我包好,裝回兜里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

    “好吃不?”

    錢米壽眨了眨大眼睛,昧著良心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這是他長這么大,吃的最難吃的糖。

    他要么不吃,吃也沒吃過這種。姑父家來給他買的,都是包著核桃仁的糖,還有酥糖。

    馬老太沖錢米壽一笑,就知道你個小娃貪糖吃,吃上就會聽話,“坐這,給奶拉風筒,燒水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

    “米壽啊,你說等你長大了,要是有出息,你能不能養你姑父啊?你瞅你姑父,對你又親又啃滴。”

    “養,”米壽揚起小臉,邊燒火邊笑呵呵對馬老太道:

    “我到時候要買個大大的房子,姑父、姑母,姐姐,我,住在一起,我還要給姑父洗頭搓澡呢。姑父說,等他不樂意走道,也得我背他出去溜達,我得背他。”

    發現馬老太手不停包餃子還盯著他看,米壽分析不出那表情是么意思,猶豫了一下:“也有奶奶,完了奶也跟著住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馬老太嗤了聲,前面的話,都真假未知,但還容易靠譜些。帶上她那句,一聽就是假的。

    這天晚上,送糕師傅們又早早睡了。

    可做蛋糕的師傅們,卻忙翻了天。

    “鼓搗”那屋,六個人又都是新手,宋茯苓現在還完全不分攤那面的勞動,她們本就手忙攪亂,一日里平均一人要烤十幾鍋,今日,葛二妞雖然沒賣出去生日蛋糕,但是她給攬回了多二十鍋的古早,這一宿是不是就不能睡了?

    才幾天啊,何氏和大丫的胳膊都腫了,打蛋打的。

    越是這樣,幾個人越是打心眼里佩服宋茯苓,認為胖丫是真能耐啊,以前一個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也咬牙堅持,人家一個年齡最小的孩子當初都能堅持下來,她們不能說苦。

    她們哪知道,她們打半小時一小時,不敵宋茯苓嗚嗚電動一轉,幾分鐘就完事,那還是需要幾次加糖耽誤時間,要不然會更塊。

    不過,話說回來,雖然宋茯苓有法寶,但是裱花真是一個細致活。

    老媽,錢佩英,比劃一會說,不行,我手抖。我還是幫你和面或者榨汁去吧。

    老爸,宋福生。明明用刀都能將蘿卜雕出花的人,到了裱蛋糕花,噯呦,宋茯苓幾次都評價:“真愁人,不夠給他找補耽誤時間的。”

    而且做的那花啊,“爹啊,紅花配綠花呀?紅配綠啊?你覺得好看嘛。”

    宋茯苓扶額,她就一眼沒看住,又不能給抹下去。看來又得在四周下功夫,給點上一圈蛋糕點吧,像珍珠項鏈似的那么往回找補,要不太丑。

    宋福生不服,哪難看啦?都是新鮮色,多鮮艷。

    發現閨女又過來補救了,他不讓:“你別補了,那么講究干啥,這么干下去就得累死。他們吃過是見過?就這,在那些屯老冒眼里,那都漂亮的沒法沒法的了,給做啥樣就吃啥樣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人家生孩子的蛋糕啊,給做漂亮些。”

    “它是啥蛋糕,它最終也得吃肚里,也不能當藝術品擺在那,時間長了它也得餿。你就聽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說完,宋福生在一堆紅花綠花下面,寫道:“彩褓凝祥”。

    出自詩經。

    瞧瞧這四個字,誰寫的。

    宋福生欣賞,心想:我咋這么有才呢,我可真有文化。

    凌晨一點多快兩點,宋茯苓才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而早在這之前,她就給爸媽攆回去了。

    另一個烤爐房,她也過去看了眼,還人影躥動呢,問了聲,出發前能做出來吧,屋里六個女人齊點頭,放心。

    凌晨三點多,馬老太帶著老太太們呼著冷哈氣過來了。

    先安排宋茯苓這屋的,這屋的貴啊。

    用鑰匙打開門,開始打包,準備裝車。

    只看,擺在桌上裝奶油蛋糕的蒸籠,和裝“鼓搗”的完全是兩碼事。

    底部并沒有蒸籠的框,仍是竹子編制,但底部是實心圓盤。

    宋茯苓每次做時,也是直接將戚風蛋糕坯子放在圓竹底盤上裱花,這樣就省了再移動的步驟。

    做好后,再一個圍邊一個圍邊的往上套,其實和現代多層蛋糕盒是一個路子,都是底部是圓盤,然后往上套邊圈。

    單說郭婆子著急要的,今日就得給芙蓉姑娘送去的三層蛋糕。

    不僅套的圍邊多,上面還配有竹子編的蒸籠頂蓋,宋茯苓為了讓三層蛋糕固定住,也很是費了心思。

    先是為了讓這三層蛋糕之間加固,她翻著眼皮想著,從上至下,垂直插進去三根東西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其實插長竹簽子應該是眼下最好的選擇。

    別說眼下了,就是在現代,也有很多蛋糕店為了固定是這樣做的,然后在竹簽子上弄個漂亮玩偶類。

    但宋茯苓在現代時,第一次吃到這樣的就吐槽過:“什么玩意。也不怕誰買蛋糕是為一巴掌烀臉上玩,那竹簽子再是藏在蛋糕里,扎臉上怎么辦。或者哪個貪吃的,一頭扎蛋糕里吃,扎眼睛傷怎么辦。”

    她怎么會做自個吐槽過的呢。

    可沒有蛋糕架,還沒來得及讓二伯給做呢,這就賣出去一個大三層,情況擺在這,又不想用竹簽子就得想招。

    所以她從知道信兒,就開始忙,一方面是裱花很浪費時間,一方面她就是在忙活手指餅干來著。

    將手指餅干做的都很長,垂直向下插進去,然后再抹平奶油,既能吃,蛋糕里面有三根手指餅干還固定。

    費的第二個心思就是,裝奶油蛋糕的蒸籠和蛋糕之間加固,底部油紙和底部圓蒸籠底托接觸部分,抹一層奶油,這叫減少摩擦力。很多人都知道這點。另外也是因為這點,蛋糕每層之間都有奶油,它也是不易滑落的原因。

    至于路上怎么運,能不能給運散怎么整,那就不歸宋茯苓管了,而是馬老太她們負責了。

    當然了,早在之前,運“鼓搗”的時候,宋茯苓就見過她奶的辦法,也就不怎么擔心。

    什么辦法呢。

    只看馬老太她們,先將大份的,她和王婆子那伙要送的一層十六寸蛋糕,用特制的蛋糕盒子小心翼翼的一個一個的雙手捧了出去。

    玄機就在車上。

    推車上,一個“L”型木板,一個是反著的“L”型木板,兩個L對著,而中間的空隙量過一般準確,正好能容下十六寸。

    “L”那條豎,就是擋住或者說是卡住蒸籠,一邊卡一個高板,“L”下的這條橫板子,它并沒有在車上面,也不是靠蒸籠壓著,而是穿過推車板,把這個車板子抬起來,靠的是鉤住這個推車板,這樣能更穩當些。

    更穩定不行,用馬老太的原話是,福喜,你得弄成最穩當,這一車點心多少錢呢,不能有任何閃失。

    所以宋福喜就將他的“木匠專用膠”送與了老娘。

    古代木匠用的膠水,其實就是魚鰾膠。

    古代又沒有化學膠水,就用這個粘合家具,粘合樂器,粘合弓箭。

    別小看這膠,雖然不起眼,但是古代木匠就是用這個,可以一根釘子都不用,將家具粘合的嚴絲合縫。

    而且,它也比現代膠水強的一點就是,還能在不損壞木頭的情況下,將已經沾上的木頭打開。

    你比如,誰家的凳子腿壞了,不用多費勁,用開水燙,燙一會兒,鰾膠受熱熔化直接將破凳子腿拔下來就行。

    唯一不好的一點是,買魚鰾膠的原料雖稀爛賤,但“好漢子也搗不了二兩鰾”。

    啥意思呢,就是宋福喜弄這些膠水,累夠嗆。眼下又多個老娘,要隨身佩戴膠水,讓他多搗些,太累。

    言歸正傳,馬老太就是每次裝車后,先用棉被,草席子,一層層將蛋糕都捂差不多了,然后用兩個對著的“L”木板將蒸籠一卡住,她就彎腰到手推車底下檢查那條“L”的橫。

    要是發現橫板子在下面有些松,肋的不緊,她就抹點膠。這樣“L”上的豎板子,卡住蒸籠后,它不就不來回前后左右晃了嘛。

    每回,老太太都檢查,讓一摞摞蒸籠卡的死死的,她再上路。

    寧可到了地方,往外拿蒸籠都拿不出,再管店家要熱水給車板子下面的“橫”燙開。魚鰾膠是遇很熱很熱就自動融化。

    最上面,再蓋一個大破草簾子,讓人看不出推的是啥。

    可今天早上,即便她們這個推法,蛋糕從來就沒亂過,郭婆子也不干,昨晚沒睡好覺,就琢磨這事來著。

    郭婆子覺得其他組都是一層蛋糕,就她這是三層的,太貴,萬一呢,萬一出啥問題,人家再不要了,1999文錢一個,她賠都賠不起。所以半夜讓她大兒子去給削木枝子。

    因為她要用大筐背三層蛋糕走,用幾根木頭條再給筐里的三層蒸籠卡住,木頭條直插透筐底。

    搬完貴重的奶油蛋糕了,馬老太一邊往外搬鼓搗,一邊說她,你多不多余,你說萬一你再摔個跟頭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,你快跟我一起呸呸呸。”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股票k线图片大全 2019年辽宁35选7 大家千万别赌幸运飞艇 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 今日甘肃十一选推荐号 算平码技巧 河北省快三走势图下载 福彩3d图谜第三版今天 佳永配资实盘还是虚拟盘 甘肃快3走走势图 2020年今晚开奖结果 股票手续费怎么算 快乐十分容易出的5个号 极速赛车开奖 网址 体彩北京快中彩 赌场最怕什么样的赌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