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第三百一十九章 踩小人(一更)

小說: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作者:YTT桃桃 更新時間:2019-11-11 00:03:49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任公信萬萬也沒有想到,任族長能這么快就找來賬房先生,還一找就找來了六個。

    竟要立刻就對賬,對他這些年,當里正的帳。

    不給他喘口氣的時間。

    而且,那老家伙竟還花了銀錢。

    是特意從各縣、童謠鎮、奉天城雇來的賬房先生。

    就這種做法,就差明告訴他:不交賬本,到時候傳出去,那可真是丟臉丟到外面了。

    是啊,他不怕丟臉。

    但他怕萬一傳出去,讓大兒子任子苼丟臉。

    到時候,大兒又得嫌棄他。

    大兒媳又得罵他在外敗壞名聲。

    “好,我曉得了,可今日真不行,你們瞧瞧地上的藥湯子。改日,改日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任族長坐在椅子上:“為何要改日?也用不著你仔細回想這些年的帳,這幾位,都是老賬房,哪里不對,你就掏銀錢補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任尤金!”

    “任公信,你理應喚我一聲族叔,不得當外人面前無禮。”

    “你?!”

    六位賬房先生,拿出了六個算盤,稀奇地瞅著任公信。

    聽說,這位是侯爺的親家,大兒子格外有出息,給高門當乘龍快婿。

    聽說,這位今日竟下來了,這得是犯了多大的錯,背景這么硬,還能讓人擼下來。

    一會兒要好好查查帳,就曉得這位人品咋樣了。

    回頭可得好好和人聊聊,侯爺的親家是什么樣。

    任公信:非要查賬是吧?好,查!

    任族長指著一處:“這里的添項,為何是空白?”

    “我沒寫,懶得寫行了吧,可我也沒差銀錢。給,這不就是銀錢。”

    “這二兩銀呢,也是懶得寫?”

    “給,給你二兩銀,我就懶得寫了,怎么著吧。”

    任族長:“……”

    轉頭,任族長從任公信家出來,就直奔村里養豬的屠戶家。

    “族長叔,您咋來了呢。”

    村里的屠戶姓王,招呼完就急忙拍了下自個的嘴:“瞧我這記性,叫錯了。里正叔,是里正叔來啦,呵呵呵。妮她娘?快些倒水,讓里正叔屋里坐。”

    以前,任族長每次聽到村里人叫任公信“里正叔”時,他都會恨得牙癢癢,心里嫉恨的似有小蟲子在啃噬他。

    明明,他才是里正叔不是嗎?

    那時候村里人卻硬生生改了口,叫他一聲族長叔,管任公信叫里正叔。

    而眼下,終于又叫回來了。

    他笑呵呵擺手道:“不入屋了,叫什么不是我,里正叔也好,族長叔也罷,我都是你叔。二小子,圈里最大頭的豬能有多大,前面帶路,我去瞅瞅。”

    任族長想著:要是豬個頭小,就買兩頭,要是個頭大,先暫時殺一頭。

    可見,任族長在任公信那里,對賬對的,真的咬下了對方的一大塊肉。主要是對方太配合了。勞軍的花銷就有了。

    當晚,任族長召開了全村大會。

    他特意點名,上任里正、眼下是普通白丁的任公信,你必須參加。

    任公信聽說自個被點名了,拍著炕席破口大罵道:“老子是真病了。這一日下來,丟臉又丟錢,錢錢錢的,四處管我要錢!我特娘的能不病?”

    任子玖不敢吱聲,只能看著他爹在炕上蹬腿耍驢。

    心里有些恨大哥任子苼,不給爹撐腰。

    這一日下來,他也覺得像場噩夢。

    可惜,天黑了,外面人還不放過他們,竟大晚上的要開會。

    小婆娘一臉心疼道:

    “老爺,我知你心里不痛快,但也不能不去啊。

    聽說,你要是不去,村里人就要來咱家了。

    那個缺了大德的任尤金,特意囑咐不讓缺了你,還說咱家地方大,你要是不去,他們正愁沒地兒呢。”

    任公信瞪著眼睛。

    好哇好哇,任尤金你個王八蛋,別以為他不曉得:

    你個老東西,已經和河對岸的那伙人,就差好的穿一條褲子了。

    今日發生的種種,里挑外撅讓村里人來要雞錢,包括還有外面傳的那些話,要說沒有你個老東西和河對面那伙人從中瞎攪合,打死他也不信。

    一想到這,任公信更是攥起拳頭,直捶胸口。

    “老爺,你快別捶自個啊,我瞧著心疼,嗚嗚嗚,”小婆娘拿著帕子沾眼淚。

    沾著沾著,忽然眼前一亮道:

    “老爺,您要是實在氣不過,依我看,就寫紙片踩他們,縫小人扎他們。

    將他們踩在腳底下,你日日踩著,我也和你一起踩著,何愁他們不倒霉?

    不是有那么句話?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。

    霉運纏身,他們還能有個好?喝口涼水,都讓他們塞了牙。”

    說完,小婆娘重新哭著抹起了淚:“總歸是不能氣壞了身子骨,您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我和肚里的可怎么辦呀,指望誰呀。”

    聽的任子玖牙疼,氣哼哼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走了,沒想到他爹竟真信了,要寫紙片,指揮著小婆娘:“速速給我取紙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此刻,全村人也算是看明白了。

    這回,任族長和任公信已經徹底撕破臉,且撕得很猛烈,什么里子面子也全不要了。

    村里人猜的沒錯,任尤金這次重新上位,確實表現的和以前判若兩人。

    因為任族長徹底想開了。

    他想著:自個還能活幾年?什么名聲,什么顧忌。以前,他就是活得太束縛。從今日起,他要活著痛快一日是一日。

    這天晚上,村民大會。

    就在村民們,還沒完全消化完“任里正”事件時,任族長又通知:

    打狼部隊,要到了。

    且嚴肅地要求村民們,一定要展現出最好的精氣神,一定要竭盡全力去款待將士們。

    款待需要用的銀錢?不怕,他那里有,他掏。

    村民們立即齊齊地松了口氣,心想:你早說啊,瞅給俺們嚇的,以為你要收錢呢。

    任公信在下面跺腳,跺腳底板下踩的小人:那是我給的錢,我的錢!

    任族長坐在上面,瞇眼望著下面的任公信:你的錢,那你倒是說啊?告訴告訴村民們,你是怎么貪帳上的錢。今日一聽查賬,又是怎么吐出來的。

    任公信:我不說。

    任族長:你不說,那就別怪我不客氣,我也不告訴村民是帳上的錢,我就說是我自個掏的,讓村民領我的情。

    任公信咬牙,心想:我踩,踩小人。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股票指数下跌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老时时彩360开奖号码 股票哪个证券开户好 甘肃休彩11选5走势图 免费资料大全 黑龙江11选5遗漏 广西11选5软件 佳永配资 北京彩票11选五走势图 幸运农场最新开奖记录 小卢股票配资 新浪七星彩排列五直播结果 陕西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秒速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