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第三百二十一章 咋才來嘞(一更)

小說: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作者:YTT桃桃 更新時間:2019-11-12 00:02:15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別說村民們覺得好厲害呀。

    請原諒村民們詞語匱乏,沒見過什么世面,夸人就會說好厲害。

    就是任族長和宋福生也意外極了。

    任族長和宋福生對視一眼。

    后者沖他微搖了頭,似是回答: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大白胖娘們有句話說得沒錯,這些騎兵可真俊啊。

    人靠衣服馬靠鞍,啥東西就怕整齊劃一。

    穿得忒整齊。

    騎的戰馬也一樣。

    在黑馬上猜不準身高,但是怎么瞧都覺得,這些兵士們似乎連個頭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長相更是配得上相貌堂堂四個字。

    一個個看起來,差不多也就是二十歲出頭的模樣。

    任族長心里直打鼓。

    給他們派來打狼隊,還是從奉天城派來的,就夠他們任家村吹噓一陣,夠抬舉他們的。

    沒想到,來的竟是這樣的隊伍。

    正規軍,絕對正規軍。

    離很遠,就能感受到鐵血嚴明,凜然有序。

    坐在馬上,腰板都是直直的,和那些被征上去的兵不一樣。

    這不會是在戰場上淬煉過的隊伍吧?

    宋福生也在心里告訴自個:

    從容一些,甭管來的是啥軍,也要不緊張。

    有啥可緊張的?

    咱現代不是有那么首歌嘛,咋唱來著?

    “咱當兵的人,說不一樣,其實也一樣。

    都是青春的年華,都是熱血兒郎。

    說不一樣,其實也一樣,一樣的足跡,留給山高水也長。”

    聽聽,詞多硬。

    結論就是,你甭管現代古代,你是兵就一樣,一樣的使命,為國爭光。

    宋福生如此安撫完自己,就面帶微笑,清雋之姿很是扎眼。

    尤其是站在歲數大的任族長跟前,和任族長臉上的慌亂對比,就顯得他太從容了。心態很是平和,相由心生,也體現在氣質上,想不注意都難。

    帶隊副尉耿良:恩,看來那位,應該就是參將提起的宋福生。

    “頭兒,這村里的人,是來迎咱們的嗎?”

    “應是。”

    噼里啪啦的鞭炮聲驟然響起。

    一百人的隊伍,也終于停下。

    到了近處一瞧,不止夾道歡迎的百姓,就連推車也有兩排。

    上面擺著大口肥豬,米面糧油,一看就是給他們特意準備的。

    耿良本想原計劃,進村叫上宋福生,讓領道,然后就走。

    不耐煩和像鄉紳里正廢話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可是陸畔的手下。

    陸畔的性格就是不樂意多講話,極為厭惡虛頭八腦的客套,認為那是在浪費時間。有那時間,打鐵也比聽人啰嗦強。

    耿良又豈會是話多之人?

    但是看到這些東西,看到那一雙雙眼睛在望著他,不得已就下了馬。

    耿良下了馬,身后的一眾士兵也訓練有素跟著下了馬。

    任族長立即小跑上前,深吸一口氣,才要張嘴。

    耿良看了眼百姓,揮手打斷。

    村民們應是等他們至少有半個時辰了。盡快說完,趕緊讓他們回去,別凍到。

    “挑有用的說。”

    任族長急忙換氣,剛才提起的那口氣差些噎到他。

    重新組織語言,之前的腹稿不能用了。

    也重新調動起感情,一臉真城道:

    “好,大人,我長話短說。

    我村村民,苦狼患久矣。

    今王師,遠征于此。

    所到之處,必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皇恩浩蕩,黎民感懷。

    小可代表本村百姓,略備薄禮,請大人笑納。”

    在任族長講這些的時候。

    百姓隊伍里的高屠戶心想:

    人家讓你簡略,你這也沒簡略啊?話還是忒多。

    你就說唄,這些都是給你們的,大人快些拿著,趕緊家去吧,有啥事你吱聲。

    百姓隊伍里的宋阿爺心想:

    幾步道啊,還遠征?

    小耗子啃尿盆,詞還挺多。

    要照這么說,他們家烤爐房的那些婆子們,那就是日日遠征。

    難道這就是福生講的水平問題?

    他同樣也做過里正,卻講不出如此虛頭八腦的話,讓他編都編不出。怕害臊。

    百姓隊伍里的宋富貴,悄摸扭頭看了眼翟婆子她們。

    那兩家被狼咬死人的,都在抹眼淚。

    翟婆子更是在聽到“狼患”二字時,哭的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宋富貴心想:

    大人,請看這里。

    這面才叫真情流露。

    大人,你知道她們在哭什么嗎?

    她們一定是在心里罵您吶:龜孫兒,咋才來嘞!

    總之,任族長帶領的任家村民,在聲情并茂,發現耿良眼神掃過他們時,會很緊張。

    而宋福生帶領的九族,一個個卻在心里開吐槽大會。發現耿良眼神掃向他們時,就沖人憨笑。

    “宋福生?”

    “是,草民在。”

    “有勞,前方帶路。”

    耿良上馬前,也沖任族長點了下頭:費心了,東西收下,村民們就散了吧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宋金寶眼睛晶晶亮喊道:“來啦來啦,過河啦!”

    耿良沒想到,河這面,竟然也有個小型的歡迎儀式。

    一堆娃子們,晃悠兩手的紅紙花,在歡迎他們。

    士兵們也不知道該露出什么樣的表情,來接娃子們送給他們的花了,鄭重其事說謝謝,好像還太拘謹。

    且抬頭一瞅,倒出的幾個空屋外面,掛著橫幅,上面大紅字寫道:軍民一心,魚水深情。

    要說心里不熱乎,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從進村鞭炮聲響起,就很是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之前,他們只想著,打個狼嘛,參將說了,讓他們上山活動活動,恰好休假,去哪休假不是休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,村里的人,如此盼望著他們,如此熱情。

    宋福生看到耿良盯著“橫幅”,面露異色了,他在心里笑。

    就以前,他在街道可是擁軍模范,這一套,熟練得狠,感動了吧。

    耿良示意手下們幫老鄉搬東西,一邊比著手勢,一邊對宋阿爺和宋福生說道:“你們客氣了。”

    宋阿爺說:“是您客氣了。王師遠征于此,我村村民苦狼患久矣,我們一直就盼著大人們來。你們一來,到了山上,必所向披靡。皇恩浩蕩啊,皇恩,俺們感懷極了。”

    耿良:恩?這話為何耳熟?

    宋福生也笑:“阿爺,您放松些,副尉大人要在這里停留幾日呢,咱們該什么樣就什么樣,也免得大人不自在。您老好好說話就中,不必去學里正叔。”

    耿良攥拳笑:“真不必緊張,說起來,咱們也算是熟人。”

    “熟人?”

    “我們是參將,噢,就是陸將軍派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陸,陸將軍?”

    宋阿爺一拍大腿,早說啊:

    “噯呦,這可真是親近人來啦。

    俺們之前只想著好好招待,不能讓陸將軍在外面丟了臉,才和村里一起準備的這些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,你們竟是陸將軍派來的。

    俺們要是早些曉得,能準備的比這還好。

    開飯,開飯!”

    宋福生扶額:阿爺,不讓你文鄒鄒,可也沒讓你漏大實話呀。

    ()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天成配资 福建十一选五遗漏图表 老时时彩五星综合走势 辽宁11选5走势 证券配资 四川快乐十二前三组选走势图 快乐双彩全部开奖结果 舟山飞鱼直播走势图片 理财投资 广东十一选五预测任一 东风科技股票分析 股市三大指数什么意思 今日大盘走势行情分析 华东15选5开奖数据 股票配资400 100 2303 大发快三彩票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