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桶又一桶用野豬骨熬的湯放在推車上。

    一筐又一筐的小凍餃子放在推車上。

    一袋子又一袋子,這一個多月以來,起早貪黑鑿冰面攢的小凍魚放在推車上。

    面盆,木碗筷,木盤子,串好的雞丸、羊肉串,串好的大白菜、蘿卜片、調料,鐵架子,大鐵鍋、木炭等等也全擺在了車上。

    宋福生舉著火把,挨臺車檢查:“有沒用落下的?”

    “沒有,都檢查過了。”

    “各樣都記得價了吧?”

    “記得啦。”

    “走啦。”

    再一次,壯勞力們,將家里的所有手推車都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們將奔往一城三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童謠鎮。

    宋九族的小吃攤子,就擺在了幾間皮貨商的木屋旁邊。

    老隋離老遠看見郭老大帶的隊伍就迎上前,幫著一起卸東西,支棚子,幫忙給張羅張羅。

    臨時的屋棚子,是用幾大塊油布拼縫的,不過支起來也挺大,圍著鍋邊能坐十幾個人,單獨的小桌子也能擺下四個。

    炭火盆點起來,讓棚子里有點兒熱乎氣。

    大鐵鍋座上,倒一桶大骨頭湯,炒好的火鍋底料放進鍋里。

    宋福生早就在儲存前就給他們分好了塊,一小塊底料是能頂一天的。

    郭老大他們,又去蛋糕店里,用扁擔挑水。

    各縣自家有店,就是方便,用水就去壓井挑來,長條凳和桌子水桶之類的也有地方存放,支攤子取來,收攤了再送過去。

    而且早在多少天之前,他們就像螞蟻搬家似的,既能幫老娘推點心車,讓她們省一天力氣是一天,又能將這些必需品一趟趟運來。

    長條凳,桌子,筷子碗擺好。

    帶來的野豬骨頭高湯,在這時也燒開了,鍋里咕嘟咕嘟的開始冒泡。

    沒一會兒,這條街上,就彌漫著火鍋香,辣香味傳出去老遠。

    引得上午才幾點啊,也就是按現代時間算,上午才十點多鐘,就有好幾個人在旁邊酒樓探頭問:“這是什么香?”本來是打算在酒樓吃飯的,卻被外面的香味勾住了魂。

    擺擺手,讓隨身小廝去看看。

    要是有什么新鮮吃的,買些回來嘗嘗。

    郭婆子抽空從蛋糕店跑來,惦記啊,不放心。

    到了這里看到的就是,她大兒還有家里的這些侄子們,已經忙的熱火朝天了。

    她大兒子,大冬天露著半截胳膊,正在面板上揉面,現抻的面條,面條抻出老長,正打在面板上啪啪作響。

    一邊抻面,一邊笑容滿面應道:“聽見了,客官您稍等,四兩麻辣面湯這就來嘍。”

    齊婆子家二小子更忙,主要是嘴皮子厲害,接過煮好的小餃子,調完料端上去,不忘給介紹道:“客官,這就是龍抄手,你嘗嘗,和咱自個家煮的餃子,那真的不一樣,您嘗完就曉得了,保您想下頓。”

    “唉?你這一串多少錢啊?這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雞丸,涮著吃的,老香啦,咬一口全是肉味,你插鍋里就行,一會兒就咕嘟開,”

    同樣的景象,也出現在云中縣和葭縣。

    云中縣,可給宋福生的大伯娘操心壞了。

    葛二妞的大兒子宋福祿,第一日帶人出攤,她一會兒跑來一趟,一會兒跑來一趟。

    幫著拿這,幫著干那,看見有撿下來的臟碗也卷起衣袖幫著刷。

    老太太還一遍遍囑咐,別收差銀錢。

    你說兒子都三十多歲了,給宋福祿都整煩了,挺忙的,老娘這是要干啥。

    “您快回去賣點心吧,您那一攤子不管啦?俺們這棚子本來就轉不開身,快別在這添亂了。”

    葭縣。

    王婆子家是大小子和二小子帶隊出來賣吃食。

    “這叫水煮魚,客官,您嘗嘗,俺們都將魚收拾好嘞。”

    大伙最樂意往外賣的就是水煮魚,因為魚,沒花錢買。

    以前,剛到任家村時,就是任公信在當里正時,冰面河里不讓打魚。

    不止針對他們,任公信也不讓村里人打魚。

    說那是屬于公家的,打上來就要往村里交錢。

    不知道咋想的,就像是四處為彰顯權威似的,河里有魚也不讓人打了吃。大冬天的,你說大伙本來就沒啥吃頭。你說那老頭缺不缺德。

    但任家村的村民,竟然聽了,你說那些村民是不是夠慫。

    然后他們這伙后去的,倒是想當刺頭,不打算聽,老早就惦記魚。你說不讓打就不打啊?你家的啊?你把河搬炕頭得了唄。

    但是宋阿爺說,沒必要因為那點魚和他們起口角,別再背后壞咱們,咱們可是有烤爐房和地窩子的人。不讓撈就算了。

    那時候,他們的腰板確實也是不夠硬實。

    后來,小將軍來了,里正換了人,耿良還親自帶著士兵們打魚,這個河面才徹底對大伙敞開懷抱。

    新任里正任尤金說了:“誰有本事,誰就撈,能打上來多少都算是各家的。注意些,別掉進冰窟窿里出人命就行。”

    得,有這句話,大伙就瘋了。

    誰能有他們這伙人有本事啊?

    他們又守著河邊住。

    全村加一起恨不得都沒有他們能耐。

    河里魚不要錢,他們就早也打來,晚也打。一切不花錢的,像是撿石頭、撈河里魚,他們一根筋著呢,那就都得劃拉家來。哪日沒多往家劃拉些,那都躺炕上鬧心。

    所以,各組小分隊,都愿意向食客們介紹水煮魚,沒成本啊。

    那么,此時端上去的水煮魚和現代的一樣嗎?

    不一樣。

    宋茯苓在家里嘗過,嘗過后是這么和她娘吐槽的:“我爹真能糊弄,就是給魚燙熟了,給加點火鍋底料煮。照正經的水煮魚味道差遠了,那能叫水煮魚?他啥玩意都加火鍋料,欺負這里的人沒見過。”

    錢佩英一點也不樂意聽這個,她男人夠有本事的,“你爹這就不錯不錯的了。我告訴你,就這個,就能香壞他們,吃過嘛他們?不信你看著。再說你爹也不是為了做菜啊,他是為了推廣底料。”

    沒錯,為了推廣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奉天城。

    在出城的這條街上。

    今日也出現了,用油布搭的大排檔。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中国南车股票 云南11选5玩法 重庆幸运农场19码计划 贝因美股票 江苏快三app官网下载 北京快乐8打法技巧 pk10规律图解 足彩玩法和中奖规则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1001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河内5分彩是真的吗 网上期货配资 期货公司配资一万多少钱 北京11选五一定牛开奖查询 福利彩票3d专家杀号 安徽11选五开奖直播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201815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