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老太沒意外。

    據說,他們奉天城里的青樓更熱鬧。

    聽那些去聽評書的男客聊的,青樓老鴇子特意從外地弄了一批水靈靈的大姑娘,就等著過年前后撈一票呢。

    也是,過年前后,甭管是走南闖北的商賈,還是當官的休假,閑出屁來,男人們湊到一起就會惦記去那種地方。

    馬老太猜測:

    到時姑娘們再撒個嬌,說過年沒人陪,趕上你們回府陪媳婦了,還說人家是你們的小心肝,抹抹心酸的小眼淚。

    一年到頭的,這些傻老爺們被忽悠著,要是掙了不少錢,能不舍得往投懷送抱的姑娘們身上砸嗎?

    別說三五十兩銀錢的蛋糕了,被灌進去馬尿都得道一聲:“好酒,再來一壺。”

    宋茯苓掐著單子,盤腿坐在炕頭上就算啊:

    七天樂,看來是不行了,她要做那么多一層和三層的蛋糕。

    要是提前干完呢?

    對,提前干完,算算能剩下幾日。

    恩,算完了,也就是能大歇三天吧,躺在炕上吃吃喝喝一天。

    騎著小紅,帶著米壽,再和哥哥姐姐們一起去城里溜達兩天。

    到時看耍雜技的,對著火把噗一吹就冒火焰的,跳圈的,逗猴的,聽唱大鼓的,逛逛書店,買買字帖,去河邊放放紙鳶。和姐姐們逛逛鋪子,給老娘買根銀簪。

    可得好好看看古代的城里是怎么過年。

    可惜,沒過兩日,馬老太家來又遞給宋茯苓兩個單子。

    宋茯苓瞪著大眼睛看向鬼畫符的訂單,一臉不樂意道:“干哈呀?我不用過年的嗎?”

    “過啥年啊胖丫,你聽話,別耍驢,好好掙錢。等伺候好這些給咱們送錢的,咱祖孫倆趁機掙個百八十兩,奶給你錢,給你?”

    瞅瞅宋茯苓的臉色,一咬牙:“給你二兩,我都不帶過問的那種。就讓你花,你愛買啥就買啥,回頭也不用和我報帳,那還不中嗎?”

    宋茯苓欲哭無淚:“你看我像是差錢的人嗎?我就是不想干活。”

    將訂單一扔,兩張紙飄出去老遠,落在炕上,蹬了蹬腿道:“為啥又這么多呀,煩人。”

    是啊,為啥又這么多。

    因為各縣本來就有幾家大戶,他們已經養成習慣,時不時就派人去買馬老太店里出的點心。

    馬老太店里出產的,上面有奶油,不像其他點心鋪的只干巴巴的。不買,家里小公子小小姐就會隔一陣就嚷嚷要。

    這回,離年近了,只會訂的更多,不會減少。

    到了年節也跟著翻番訂。

    而小康朝上,一般富足的那種家庭呢,會想著忙一年了,給孩子老人買些好的糕點,平時不舍得吃,這回買一些吧。

    另外,走親串友,送四合禮用。

    馬老太店里出的點心,獨一份,別家沒有賣的,過年那幾日親戚來家,端出來好看,誰還不要個面子呢?

    拎出去呢,更有面子。

    因為介紹時有說的啊。

    主店在奉天城中街上,很是闊氣,二層樓。

    分店在咱們縣里頭,聽說,在城里賣的很好,雖貴了些,但是咱們也嘗嘗城里富貴人愛吃的是啥味兒。

    是不是?這么一說,收下點心的親屬,都會覺得被對方高看一眼。

    再加上,讀書人也喜歡在年節預定點心。

    學生到了年節要拜訪先生,拎得東西里有糕點有酒有肉有布,這四樣是大多數讀書人愛送與先生的。

    而且這四樣,不止學生們喜歡拎著這四樣禮上門,下面各縣包括奉天城里的一些清貧小官給領導送禮,送別的沒有,可過年不去看領導更不好看,他們也喜歡買這四樣。

    四樣禮物里的糕點,好些人就選擇了今年新出的以前從沒吃過的:馬老太店里出的點心。

    價格雖貴點,但一年到頭送一回,貴點就貴點吧。

    其實也不止是口味上想買來送人嘗嘗鮮,得說讓這些人率先選擇馬老太,也是因為點心包裝占了優勢。

    比起其他點心鋪子的普通油紙一包,封口蓋住塊紅紙,寫個黑字,用麻繩一系,馬老太家的包裝,又是盒又是兜,上面還戳著各種卡通圖案,高低立見。

    由于以上原因。

    兩天后,馬老太坐在炕沿邊,又默默的將兩張鬼畫符訂單,輕輕地推給了宋茯苓。

    宋茯苓手里握著筆,斜睨她奶。

    她奶扭頭看向灶房:“……”假裝感覺不到小孫女正沖她后腦勺瞪眼睛。

    唉,最近啊,她受的冷眼太多。

    不止看胖丫的臉色,現在大丫二丫她們也要上天,竟然也給她臉色看過,說要罷工。

    說是胖丫攛掇的,想初三那日,她們這些姑娘家和虎子金寶他們一起進城看雜耍。初三那日,就不想掙工錢了。

    仨孫女咋不上天吶?放著錢都不想掙了,還想看雜耍?敢給她罷工,她就先耍一個。

    等著的,等她倒出空的,再收拾這些個不惜福的臭丫頭們。

    給兩天好臉色,就要開大染坊。

    “靜一靜。”

    馬老太臨時征用會議室,兩手把著講臺桌子,提前宣布道:

    “今年過年不休息,休息就休大年初一。

    三十那日,烤爐房都不能停,記住沒?存的住的先做出來。

    大年初二,就正式開門。”

    下面的人,幾個大姑娘都沒鼓掌,包括帶頭鬧事的總監。

    可她們幾個不鼓掌,并沒有讓氣氛變得低迷,因為粉花小分隊的婆子們,將巴掌拍的那叫一個響。

    蛋糕師傅里,那一幫當了媳婦的,也鼓掌鼓的歡快極了。

    婆子們是和馬老太一樣的心理:苦日子里趟過來的,見到錢都恨不得一個跳躍奮力撲過去。休息啥啊?過年能有掙錢重要?沒錢過啥年。

    媳婦們呢,她們是想著:

    烤爐房不停真挺好,要不然大年三十和正月里,她們這么年輕,閑下來又不能在炕上躺著,不得幫大家做飯包粘豆包蒸干糧?

    不得從二十七八開始,就要沒日沒夜洗被子做衣服收拾屋子?

    噯呦我的天,那還不如在烤爐房里繼續干活呢,最起碼做一鍋是一鍋的錢。婆婆和妯娌們也不會挑她們的理。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平指什么生肖动物 上海股票配资利息 双面盘50倍 江西快三专家推荐号码 湖北11选5第19061529期 科创板股票涨跌限制是多少 安徽11选5前三最大遗漏 牛操盘股票配资平台 极速时时彩是怎么回事 山西体彩新11选五的规则 内蒙古快3今日预测豹子 上海十一选五 上海天天彩选四 菲律宾马尼拉四大赌场 华能国际股票行情 贵州1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