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第三十七章 上山

小說: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作者:YTT桃桃 更新時間:2019-05-31 05:31:14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“胖丫姐,我錯了!”

    宋茯苓嚇一跳,宋金寶是什么時候跳她身邊的。

    宋金寶扯住宋茯苓的衣服袖子說:“我以后再也不和三嬸頂嘴了,三叔三嬸指哪我去哪,讓干啥我就干啥。”又一咬牙:“我也不亂翻三嬸的吃食了,她給我,我再吃,絕對不搶啦。”

    宋茯苓望著身邊圍著粉色帷帳的小男娃:“然后呢。”

    “還?還有然后?”

    “那當然了。”

    宋金寶糾結了,撓撓腦袋:沒然后了呀,他也沒干別的,就罵了三嬸幾句,也不是故意的,主要是三嬸太摳了,他還挨頓爹的打呢。

    宋茯苓看他那樣,提醒道:“一路不能和錢米壽打架,他比你小。”

    其實還想說一堆,比如眼里別只有吃喝,惦記惦記你兩個親姐姐大丫和二丫,別總搶她們的吃食。一琢磨算了,和幾歲孩子說啥啊,二伯和二伯娘眼里都沒有大丫和二丫。

    “你重復一遍。”

    宋金寶不僅重復了,并且還自由發揮的很好:“不打架,不欺負錢米壽,他是弟弟,我要謙讓,不搶他吃的。那胖丫姐,干飯有我份了吧?”

    宋茯苓好笑地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是兩碗吧?”

    “嗯,這個嘛,我得……”

    宋金寶趕緊捂住耳朵跑走,跑到他爹身邊還嚷嚷:“我不聽我不聽,就是兩碗!”

    大人們即便問了,什么兩碗吶?知道原因后也都沒當回事。

    孩子們嘛,有夢想總是好的。

    只有宋福生和錢佩英齊齊心里嘆口氣,一般他家閨女許愿,想買個這個,想要個那個,他們總會想招幫圓夢,可這回許下的吧,太大了!

    這二十多口人,造飽了得多少米,走一步看一步吧,牙疼。

    就這樣,又走了一個多時辰,天都已經有點要放亮了,大家伙才走翻到山的那一面。

    見識到了田喜發說的一望無際的荒地,而荒地的百十多公里外還有一座更大的山,山上很可能有山賊。

    “她爹,”錢佩英莫名地有點緊張:“你說遠處那山上假如真有賊,他們現在能不能看見咱們這百十來口人?咱這隊伍也挺大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,你別瞎緊張,”宋福生拍了拍身上的防雨綢背包,小小聲提醒道:“你當他們有望遠鏡吶,就你老公我有,現在滿天下就我有,知道不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,你光看見有啥用?你就是有十個望遠鏡,他們敢殺人,你敢殺人啊?”

    宋福生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能那么說,嗑都嘮散了,他不是不敢殺,他主要是被現代的法律束縛住了。

    高屠戶喊:“小三啊?”

    得,才熟悉大半宿,就從宋童生變成小三了。

    “噯,高叔你說!”

    “就這山,有洞嗎?我從前也沒來過,洞里也不知道能不能裝下咱這些人。不過再怎地咱也得上山吧,大家伙也不能住在荒地上啊,目標大,不成了靶子。”

    他哪知道有沒有洞,高叔還不如問他姐夫呢,宋福生一擺手:“能不能也得上,先上吧,歇半天看看天氣!”

    “中!”高屠戶高聲應道,回身又招呼他家里人:“都下車,牛車拉不了啦,上山,把孩子們背上!”

    錢佩英也趕緊回頭擺手叫宋茯苓:“閨女啊?快點兒,聽見沒?跟住我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瞪她,趁亂扯住她胳膊小聲地罵:“你快點啥,虎啊。這天黑呼的看不清,山里潮,再從哪鉆出蛇咬你一口。去去去,領著閨女到大后面跟……”

    跟著的著字還沒等說出來,只聽霹靂噗窿的聲響起,宋福生忽然被小炮彈似的宋茯苓給撞倒了,父女倆疊螺似的趴在地上,頓時塵土飛起,宋福生臉上的紗網都沒過濾掉,吃一嘴灰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老爺,三兒啊!”

    馬氏才下騾子車,就看到她老兒子直挺挺地被撞倒,摔得那個結實,哐當一聲,她都跟著肉痛。

    馬氏扯嗓子就罵:“胖丫你瞎啊,往你爹身上撞!”

    宋福生也想說,閨女啊,你能不能從爹身上下去,你這加速度差點沒給我撞岔氣嘍。

    宋茯苓認為,凡是干大事的人受點委屈是不要緊的,挨罵就當唱歌了,磨蹭著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極小聲說:“爹你快喊疼,就不用帶頭上山了,這可是原始森林,有老虎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!”宋福生賊配合,立刻捂住腰哼哼:“哎呀,這孩子要把我撞死了。”

    大伙一聽,這可不得了啊,說死在他們這是大忌諱,看來真傷的挺嚴重,要不然誰能那么咒自己,搞不好是傷了骨頭,紛紛大聲地問幾句怎么樣。

    宋里正也上前胡亂摸了摸宋福生的腰和小腿,然后站起身就對大伙說:“先一家出兩個壯勞力,在前面開路,把家伙什都帶上,別碰到狼啊虎啊啥的,碰到就得玩命,記得貼邊領道。”

    田喜發自告奮勇道:“我跟我爹來過這大山,大伙跟我走,我要是沒記差的話,邊上就有個山洞,看看能住進去多少人算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中,讓喜發帶頭,你們都跟住嘍,”宋里正點點頭,又補充了句:“實在沒招,要是天還不好,咱就用油布扎帳篷,就這么定了,你們先走。”

    安排完這些,宋里正才轉身對宋福生說:“來,我扶著你,咱倆在后面壓陣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阿爺,真不用,你快去前頭張羅吧。”

    宋里正不干,心話兒:他這腿腳上前面添什么亂,那些都該年輕人干的,萬一出點什么事兒,他還沒活夠呢,還是后面安全。

    宋里正硬給宋福生拽了起來。

    大家又開始爬起了山。

    前面十幾個火把齊齊照亮,十幾把鐮刀開道,將長到腰高的雜草刷刷割掉。

    爬山的這一路,由于宋福生“受傷”,宋里正年歲大在后面,宋茯苓的姑父田喜發,成了暫時的帶頭人。

    前面擋路的如果是雜草,那不用說,全部割掉,還必須得割出一條稍微寬的道,讓騾子牛車都能過來,讓老人孩子們走路方便些。

    但如果前方擋路的是小樹枝子類,田喜發會讓大家砍掉交給他背著,因為他心里有個章程:那山洞指定住不下,一旦下雨,扎帳篷蓋庇護所是迫在眉睫的,用這些小樹枝子正好能彎出拱形。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分析 天津十一选五彩票通 云南福彩快乐10分 股票指数怎么计算 七星彩直播视频 山西新十一选五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公告 一定牛福建快3开奖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午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组开奖 江西快三手机版下载安装 山东11选5任务最大遗漏一定牛 a股票指数 中宠股份股票 股票涨跌原理举例说明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