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里目前,真就呈現弱勢,真正的壯漢們全都沒在家。

    之前,烤爐房的女人姑娘們,都著急的不烤蛋糕接連出來了。

    錢佩英也拎著燒火棍,從辣椒基地出來,預備著看情況不好,她也上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可是大伙眼中公認的“小姐”,就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要不是宋福生他們這幾人及時趕到,真就會讓人欺負到腦門上。

    畢竟任子傲可是帶來三十多個快四十個壯漢找上門,要不是有很多熱心的村民在賣力拉架,任子傲他們鋤頭就要刨上房。

    而家里的小子們為啥不在家。

    因為這不是分兩伙嘛。

    壯勞力們,一伙分散在各縣,一伙此時正喊著號子,從山邊往回拽大石頭呢。

    今兒田喜發帶人拽石頭的同時,還帶人上山挖了幾個陷阱,回來的就有些晚,尋思套點兔子吃,明后天過去撿。

    并且,宋茯苓也沒在家。

    她正帶著娃子們,跟著這些去撿石頭的伯伯叔叔出去玩了,美其名曰“室外課。”

    去外面的世界走一走,溜一溜小紅。

    宋茯苓騎在馬上,一幫小娃子們嗷嗷瘋叫著,興奮的不行,在馬前馬后,邊往家跑邊打雪仗。

    宋茯苓扭身喊:“都打我身上啦,誰干噠?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四壯拽著一車石頭,耳朵動了動。

    田喜發在最前面走,拽著爬犁繩也忽然停下腳,用袖子蹭了蹭頭上的汗,喊小娃子們:“都別鬧啦,閉嘴我聽聽,怎么像是家里那面在吵吵呢。”

    然后沒一會兒,就看宋茯苓他們這伙人,石頭不要了,爬犁不要了。

    宋茯苓不敢快騎馬,下了馬,小紅她也不要了,爭先恐后就往家跑。

    任家村的村民眼中,看到景象是這樣的:

    先是宋福生沖進院子,二話不說就抽任子傲的大嘴巴子,還是左右開弓的那種抽法。

    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時,感覺眨眼間,他們之前就白勸了,白費了一刻鐘的吐沫星子,兩伙就干到了一起,打成了團。

    任子傲帶的那幾十個小伙子,起初瞧上去還也有點懵,手握鋤頭木棒子,竟氣勢不如宋福生他們這伙人。

    而且宋福生他們這伙剛回來的十幾人,最開頭手里也沒拿家伙,對方拿著鋤頭呢,竟敢赤手空拳就往上沖。

    沒沖上去,有些吃虧,眼睛都紅了,噯呦,一看就像是要氣瘋,就跟那個野獸發了狂似的。

    瞅那樣,著急揍人,竟隨手就抄起方便撿的東西,都沒去尋厲害的家伙什,隨手撿起燒火棍之類的就要和人拿鋤頭的干。

    也不管會不會誤傷他們這些拉架的人,掄圓了膀子甩,打著誰算誰,一路逼著任子傲那伙人往后退,手中的木棒揮的那叫一個虎虎生風。

    再然后,任家村的村民都要被嚇哭了,這仗可不能拉了,別再傷著他們。

    只看,一個錯眼間,門口就呼嘯著跑過來一幫壯漢。

    而且這幫壯漢,竟是大砍刀舉起,鐵尖尖的叉子沖天,高舉著怒吼著出現。

    媽呀,要說大人們這么邪乎還有些理由,可是小孩子們咋也那么呢性(厲害)。

    你聽聽,打頭那小孩竟然在喊:“舉箭。”

    然后,眨眼間,唰唰唰,一排的小孩子,從身后拽過小箭,對著大伙就瞄準。

    最小的過沒過五歲呀。

    大白胖娘們被嚇得臉上的肉亂顫,一把扯過婆婆給藏在自個身后,在人群里頭沖小孩子們不停擺手,瞪著眼睛嚇磕巴了都:“別別別,別射俺們呀,俺們是來勸架的。”

    真怕打頭的那個小男孩一聲“射,”下一秒唰唰唰箭就會往他們身上來了。

    得虧呀,得虧著局面更亂了。

    宋福生那伙人的女人們過來攔孩子,又過來抱起孩子就跑,因為從外面忽然沖進來一匹棗紅色的小馬,跑的那叫一個歡快縱情。

    小紅尋思:聽說干架啦?快點兒,別落下它。

    可下沒人牽它騎它,再不讓它尥蹶子就要被養成騾子了。

    田喜發都顧不上和任子傲他們打架了,和牛掌柜、宋茯苓,仨人一起去拽小紅,扯住韁繩按住。怕小紅瞎了吧唧再撞到自家人身上。也怕小紅太過激動一腦袋扎房子上,再給房子撞塌。

    米壽比劃著小箭,大叫著:“小紅,上,干他們,別停!”

    錢佩英一把抄起米壽,啪啪對著屁股輕拍兩下,給夾走了。

    宋金寶也被朱氏緊緊拽住,累的朱氏一腦門汗。這孩子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大勁兒,而且看見干仗的怎么還興奮上了。扯住金寶又去大伯子家的二郎,可給朱氏累壞了。

    不敢讓小孩子射箭,將人射壞了可怎么整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宋阿爺也徹底躺不下去了,悄悄將眼睛睜開一條縫,和一直在照顧他的宋福生的大伯對視。

    倆老頭擠眉弄眼,用眼神溝通:是起來呀?還是接著裝啊?

    沒錯,宋阿爺是裝暈的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兒呢。

    事情是這樣的。

    那任子傲,帶一伙人忽然就來了,叫囂著他可不是軟蛋。

    他不在家這段時日,親爹竟被氣的起不來身,當他是死的?今日必須給個說法。

    然后就沖他們討要任公信的治病錢。

    口口聲聲說,是他們給氣的,必須要他們給治。

    要是不給銀錢,就要見什么拿什么。

    要是任公信有個三長兩短,就要讓他們償命。

    宋阿爺當時都聽懵了。

    咱不道,不道人家是咋想的。

    怎么就能扯上是他們氣的。

    宋阿爺就帶著人,和任子傲他們吵吵起來了。

    家里小子們雖然都走個差不多,但是木工宋福喜他們幾個壯勞力在,地窩子里的老頭子們在,媳婦孫女們串糖葫蘆做雪糕做飯的在。

    說白了就是,咱也不怕那事兒。而且在心里算算時辰,外頭的小子們也快回來啦。

    宋阿爺就問任子傲:

    你是腦子里有泡啊是怎的?你爹病了你找俺們作甚。

    你這就屬于沾包賴了,關鍵是你這也沾的太遠了,俺們這伙人在河這邊住,都見不著你爹,你往俺們身上潑臟水?

    俺們怎的就氣得他起不來炕啦?你不家去問問你哥是誰氣的,你找俺們干啥,你就是想欺負人唄?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江苏快三江苏11选5 双色球最容易中奖方法 期货配资诈骗 幸运飞艇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 广东11选5合法吗 福彩福建快3走势图 快乐飞艇怎么玩能赢 期货公司上班感受 广东好彩1走势图 吉林11选5任2一定牛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 贵州快3平台 pc蛋蛋怎么赚qb 11选5任三神号配组 越大在线配资 pk10单期稳定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