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順利了,本應出城就歡呼起來。

    不用送人頭,在家呆著多安全,最少還能再活二十年。

    可是即將快要到家的宋福生的幾人,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開心,都有些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尤其是宋福生一路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幾個老實漢子一看他那樣,就更不敢吱聲。

    說句實在的,在書肆時,這幾個漢子在聽到宋福生鏗鏘有力的回答時,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們在心里一度認為,福生和順子說的那些是心里話吧,是真的有那么想過吧?

    要知道,福生可是個實在人。

    想到這個,幾個漢子更不敢出聲。

    你看,他們和福生一比,就是差勁,就是不行。

    他們幾個來之前,可沒想到這些。

    只會認為憑啥白給人種辣椒,憑啥省吃儉用給將士糧食打仗用。

    后方保不保障的,和他們有啥關系。

    前線將士不是有皇上呢嘛,他們自個家還不夠吃呢。

    可是來這一趟后,想到小將軍用錯了情,竟相信他們會一心精忠報國,找人托關系是想要去前線,特別的高看他們一眼,就感覺心不得勁兒。

    他們是假的,假的啊。

    不但沒想過去戰場,而且還惦記著誰愛去誰去,俺們死活不去,寧可接著逃荒。

    咋那么臊得慌。

    其實,宋福生一路上思考的,和田喜發他們差不離兒。

    自個明明沒有錯,但就是在見完順子后,感覺心里差點啥,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不得勁兒。

    他勸自己:

    不不不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這個破地方土生土長的人。

    他帶著我媳婦閨女,只不過陰差陽錯來這里過渡一下。

    他們都有可能在這里度過幾年就走了,乘著空間的時空隧道回到五星紅旗下。

    那么這里的人,死啊活啊,流不流離失所和他有啥關系。

    他宋福生只圖,消消停停、太太平平,讓我們這個小家過的蒸蒸日上,在古代也能舒舒服服有吃有喝,就可以了,是不是?

    但是,萬一,要在這里過一輩子呢……

    在這樣的亂世大背景下,真的能在小村子里關上大門,過自個想吃啥就吃得起啥的小地主生活嗎?

    外面甭管亂成啥樣,也真的不會影響到他們嗎?

    還有茯苓。

    女兒總會長大。

    無論愿不愿意,如果在這里呆一輩子,總是要嫁人的。

    無論將來嫁的是什么樣的人,女兒也是要生子或生女的。

    外孫子、外孫女,就是流著古代人的骨血,和他們一家三口不一樣,也是他宋福生嫡親的孫子孫女。

    退一萬步想,哪怕他們這輩人幸運,沒有被征兵沒有任何閃失,可這亂成一鍋粥的國不國啥不啥的,他蹬腿時兩眼能閉上嘛。

    就算閨女也好好的,可是將來的外孫子外孫女呢,給留下多少銀錢,在亂世下也夠活的辛苦了。

    什么樣的人在戰爭面前都是渺小如塵埃。

    還有米壽。

    米壽的后代。

    是啊,總得有人站出來結束這一團亂還百姓國泰民安,要不然自己不遭罪,也會讓子子孫孫承受。

    這一路,宋福生都在琢磨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他琢磨來琢磨去,甚至都有些生陸畔的氣了。

    很懷疑,陸畔你是不是故意的?

    要知道他宋福生可是個自私圓滑世故的人,卻讓陸畔這么相信他人品被攪合的,竟然?

    竟然真的動了,要像他對順子說的那樣,在大后方會竭盡全力想辦法提供更多吃的。哪怕他能力有限,提供的只能讓少量的士兵活下來,那么多活一個是一個,他也要盡力而為。

    “娘,你們幾個怎么在這。”

    村口外面,離遠就發現幾個老太太正在鬼鬼祟祟。

    火把湊上前:“那臉怎么紅成這樣。”

    馬老太急忙擺手,又摘下手套用手使勁擦臉,指定跳完大神后沒擦凈:“別吵吵,我抹紅臉蛋了,先皇喪期不讓擦脂抹粉,還不是米壽,差些讓人抓去了魂,胡話連篇,俺們偷摸給那頭燒去個紙人頂替米壽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無語,這幾個老太太又來封建迷信那一套。

    “米壽得了風寒還是怎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他讓俺們跳好了,你先別說沒用的,咋樣啊,尋到沒?不行明日我也隨你進城。”

    那頭王忠玉被王婆子拽著,先一步回答道:“見到順子了,不用咱們去了,嗯,是讓咱們給兵士們種辣椒抵,到時多種一些。”

    八個老太太當即拍大腿跺腳,激動地不得了,直催著:“快細說說。”

    宋富貴被郭老太她們圍攻:“咋細說啊,就、就,這不就說完了嘛。”

    宋富貴一向能白話,看他這反應怎么不對勁?

    馬老太心里的火熱迅速降溫,一把扯住宋福生的胳膊:“三兒,你是不是有啥事瞞著娘?”

    宋福生忽然沖馬老太一笑:“娘,如果我說,咱種辣椒,往后白給人撅腚干,沒啥銀錢了,你覺得咋樣?”

    “嗯?”馬老太愣了愣,還疑惑地看了看其他老太太們:“要是不讓你們去,行啊,辣椒、點心手藝,啥都行,人家要么咱給么。別說辣椒了,就是現在有人給個準話,要我的心換你們哥仨,我也干。”

    橋上,馬老太確信以及肯定三兒不會被征走了。

    她是又高興又生氣。

    好些年不打孩子了,一邊哭一邊捶打宋福生胳膊后背。

    這敗家玩應,你說他是不是欠揍?這種時刻跟她扯什么銀錢,你得有命掙有命花,她這個道理還是懂的。與她說這些臭氧層子干啥,嚇得以為是出了什么岔頭。

    其他幾個婆子也和馬老太是一個反應,連田婆子都邊抹淚邊捶打田喜發。

    一個個都欠揍。

    不被征走,那一個個抽抽小臉干啥?嚇得她們幾個老太太心忽悠一下上去,忽悠一下下來。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广东快乐10分助手下载 江西老11选五开奖结果 三连码肖 股票查询中心 最精确专家预测七位数 什么是股票指数型基金 辽宁35选7好运彩规则 12265期博彩老头 现在能做基金配资业务的银行 极速11选五开奖结果 上海快三中奖多少钱 pk10彩票平台网站 go秒秒彩票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甘 广西 选5走势图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