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東家。”

    “東家。”

    來回挑泥的工人,紛紛對宋福生他們點頭。

    九族漢子們也沖他們回點。

    像宋富貴這樣會說話的還會喊句:“麻煩你們了,費心啦。”

    而宋福生是心想:我哪是東家,我也沒掏錢。

    宋阿爺小小聲道:“祁掌柜說,是陸大小姐非讓來給咱蓋的,我說不用不用,他們非要。”

    “阿爺,不是陸大小姐,是陸畔。啊,就是小將軍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而宋福生已經繞著外圍開始四處查看了。

    青磚的價格,他了解。

    以前他也問過一平米大概需要多少磚。

    這些他心里是有數的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為門清,才會看到拓建的大院子有種說不出的滋味。

    陸畔那小子,應是給他姐、他祖父寫信了。

    按照天數算,是他們才到海邊就寫了。

    陸畔那小子,給他們蓋這院子,應會花不少銀錢。

    知道有多大嗎?

    宋福財指著后身蓋好的圍墻問弟弟宋福喜:“這里,以前是不是過了河的那片荒草地?”

    “是,大哥,金寶還在這搭個棚子站崗嘛,這、這?現在都成了咱院子里的,看來將草都拔完了。”

    宋富貴:“再拓寬就要拓到河里了,全部蓋完這得需要啥時候,難怪干活的有那么些人。這都是哪找來的?不是壯丁都抓前線去了嘛?”

    田喜發搖著頭感嘆:“不敢認,要是我一人回來,會以為進錯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摸摸,全是青磚的,”王忠玉摸著墻體道。

    “還摸啥呀,這一大片,瞎子都能看見。”

    這些話,都沒說錯,只宋富貴稍微有點夸張。

    那圍墻不僅不能拓進河里,而且離河邊還是有些距離的,畢竟河邊地不好。

    但是也做到了,差不多能圈上的都圈上。

    宋阿爺一看宋福生不吱聲,以為自個是哪做錯了。

    早在之前,他有先問家里小子們,緊接著就問過陸畔情況,知道挺好的。

    挺好的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所以老爺子眼下著急解釋的是:“我攔了,你媳婦也出頭攔過,可是那位祁掌柜就非要蓋,還讓我們別難為他,讓我們該干啥干啥去。”

    宋阿爺挺擔心別人會覺得好像我們賣命送糧,是為了這個院子似的。

    是,十五戶的大院子,俺們確實是舍不得蓋全是青磚的。

    但真沒指望別人給蓋。

    而且將路上花銷算上,加上之前準備的花銷算上,別小瞧那些錢,東一把西一把,自家花空了曾經讓他興奮了一個月睡不著覺的上千兩銀。

    其實老爺子是很苦惱的。

    他很想說:要是換買磚,也撲了平了,打個平手。結果還變成是小將軍給蓋的院子,再讓外人覺得像咋回事似的。

    有些東西,真與錢沒關系。

    要是去找源頭,沒有小將軍罩著,他們也掙不來。可能就被征兵征走了。

    這就是他們這十五戶都能想開的原因。

    只能說,這是越相處捆綁的就越緊的人情帳。

    宋福生瞟眼老爺子,“阿爺,倒是你別多想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沒做錯啊?”

    “您能攔住他們嗎?我什么時候說您做錯了,咱有啥可多尋思的,來來來,阿爺,快給我們說說,咱院子怎么有個池子?”

    說起這個,老爺子急忙介紹:“人家帶蓋房子會看風水師傅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說?”

    “我先講咱這院墻。沒瞧見嗎?只能這么高,是最高了。福生啊,不是想怎么蓋就直接蓋的,得虧他們告訴了,人家說有規制,家里沒有舉人老爺,沒有官員,就只能這樣。”

    阿爺補充了句:“福生啊,往后你得考學啊。”

    接下來宋福生就更后悔了,因為阿爺句句離不開趕明穩定你要考學。

    “大門,有規制,你要考學。”

    宋阿爺指著墻的最上端:“看見沒有?舉人以上的老爺就可以將外墻都建成帶檐的,咱這只能光禿禿。”

    “祁掌柜說了,很可惜,要是你是舉人以上,弄些花石料蓋墻裝扮會更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墻上面不能繞藤蔓的,犯口角,犯小人,得虧告訴了,要是咱不曉得,那么弄了,往后耽誤福生考學怎么整?”阿爺說完還看向家里小子們。

    漢子們紛紛點頭:可不是?這是大事,多虧了告訴。

    “至于水池,”宋阿爺將他從風水先生那里背來的,趕緊告訴大伙:

    “山能旺丁,水能聚財,山水搭配,方能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風水先生就給咱看,說咱是農戶,弄大池子擺院子里不合適,浪費地方,就讓在角落弄個池子,還挖道了呢。

    這樣往后下雨,墻上屋檐下流的雨水就全趟進池子里,往咱后院院子里流。這叫四水歸堂,肥水不流外人田。”

    宋阿爺領著宋福生他們往院子里進,“你娘還說,趕明別浪費池子,池水要是多了,咱養鴨子。”

    后院。

    宋阿爺還是促進夫妻感情的紐帶呢。

    指著十五個地窩子:“看看,你們不在家,俺們這些個老頭子又都在山上,新添的這些個地窩子都是你們婆娘挖的,累壞了。往后啊,歇過乏,對你們媳婦都說兩句甜話兒。”

    “咕咕咕咕咕……”

    宋福生望著一堆雞,真能干啊,還養雞了。

    地窖里,一袋子一袋子家里小孩子們攢的野果干,榛子,野梨、野山楂,各種冬天吃的小零食。

    這天晚上,送走了干活的工人們,送走了找上門的一品軒陳東家。

    陳東家很懂事,能看出來宋福生累了,只要確定真回來了就好,沒多坐。連村里人也都沒來打擾。

    十五戶,全體大聚餐,就像是有聊不完的話。

    不過,有三件事,九族兄弟們沒說。

    沒在第一天就提二孬死了。

    沒提一路是被押解回來的。

    沒提,進過監獄。

    就說到了奉天城陸家給找大夫摸脈,還給了不少藥。

    當天晚上,宋福生沒洗澡就睡。

    到家了,熱乎的炕能暖暖腰,家里有白白凈凈漂亮的大女兒在眼前晃,有跪坐在他旁邊,不錯眼看他的軟乎乎小兒子,媳婦體貼的,一向挺潔癖,也準許他埋了吧汰進被窩,還給他擦腳擦臉。

    那些家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不過,午夜時分,好些人還是被吵醒。

    這些回歸的漢子們,有的做噩夢在喊。

    冷不丁的,比鬼哭狼嚎還嚇人。

    第二天,這些人就像忽然到家歇不過乏似的,再加上身上有傷,仍舊嗜睡,家里人也不舍得他們起身。

    第三天,還是有動靜,就是這動靜,有的傳出來讓阿爺很尷尬。

    富貴呀,身上傷口那么大,兩口子就少折騰吧,后半夜都能聽見。

    宋福生也給錢佩英拽被窩里去了。

    這些漢子們其實并不是想不想媳婦的事,是覺得不真實。

    只有跟媳婦在一起才能感受到家了。

    宋茯苓翻了個白眼進空間看書去了。

    大半夜打著哈欠看書。

    要是能給米壽塞進空間,她都給帶走,給她爸媽倒地方。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结果今天 玩龙虎每天赢1000 广东好彩1在什么地方买到 重庆时时彩软件代理 2017pk10三把必中方法 江西快3形态走势图一彩经网 郑州股票融资 湖北快三遗漏统计表 赛车pk10开奖软件 快乐双彩官网 福建十一选五基本走势一定牛 广东快乐十分开始时间 华瑞优配 福建31选7几点开奖 东方6十1基本走势图 22选5的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