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第五百四十六章 上面來人了

小說: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作者:YTT桃桃 更新時間:2020-02-16 19:00:20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宋福生被米壽一句話說的,當場就五迷三道了。

    摟過來又親又啃。

    五迷三道的后果就是,脫口而出對孩子道:“你再堅持堅持,今年過年早,小年前,姑父就讓你們先生停課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好個屁。

    錢佩英給宋福生擰的齜牙咧嘴。

    當年就是這么給茯苓耽誤的。

    閨女當時明明能考的更好,有多少老師說過挺可惜的,就賴老宋。

    老宋那陣天天嘟囔:“學習也太累了,書包都要給孩子壓駝背,咋活不是活,不就是為這張嘴吃飯嘛,我給閨女多掙點錢,她也不缺吃少喝,比啥不強。”

    還舉例,在閨女快要高考那陣最關鍵的時刻舉例。

    說是哪個哪個單位,清北畢業的,和省里大學畢業的,考公務員最后到了一個單位。

    在閨女面前講,這說明啥?

    說明名不名牌能咋的,不還是同事關系嗎?

    以后升職,名牌的也不保準就比普通大學畢業的升職快,到了工作崗位上就考驗綜合辦事能力了。

    說什么,閨女你就放心考,給爸考上一個就行,只要是大學生的名頭,讓爸能大擺筵席有面子就行。

    聽聽,能在高三那年拖后腿,就可想而知老宋在閨女的成長中,得扯了多少后腿。

    還好閨女“三觀正”,就這么被她爸耽誤,也沒長歪。

    錢佩英瞪宋福生,現在又來耽誤米壽來了是不是?

    前頭聊的好好的,借著陸畔教育米壽。

    后頭,米壽一句甜話,你就像喝多了似的,慣孩子沒邊。

    都當是你呢,拿念書這事當苦差事,要咬牙堅持才對對付付初中畢業,人家孩子樂意學著呢。

    米壽小心觀察錢佩英的臉色,給宋福生揉揉被掐的胳膊。

    宋福生給米壽拎著書包。

    爺倆結伴,鳥悄的下了炕。

    不吃了,來氣,那母女倆總欺負俺們爺倆。

    宋福生站在大門口摸著米壽的頭:“瞅你姑母那樣,將來你要是不三元及第她都得來氣,孩子你壓力挺大呀,好好念書吧。”

    “恩,好好念,長大了像小將軍哥哥那樣,背你過吊橋。”

    嘖,誰沒事過吊橋玩?

    “行了,別去啦。”宋阿爺領著宋金寶他們回來了。

    怎的了?

    “任族長招待咱童謠鎮的縣丞,還有一位什么大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大官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就瞧見那位縣丞在那人面前點頭哈腰,我猜著是大官。反正讓你過去陪陪哪,快去吧。說是這幾日都不能教課。”

    這不嘛,就全給領回來啦,娃子們要來這面玩,院子大。

    “三叔?三叔你有沒有想我?你有沒有像我爹似的,哪里有傷?”金寶攔了一下。

    想個屁,都過去三天了,才曉得來看看你三叔。

    就知道跟你爹親,摟脖抱腰的,照米壽差遠了。

    宋福生使勁揉了把金寶的腦袋瓜才離開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也整理下自己,抿了抿頭發。

    納悶,誰來了呢,干啥來啦。

    才走到河邊就遇見了,但是說了好一會兒話,宋福生也沒搞明白讓縣丞親陪的這位大人是什么官職,就知道姓何。

    何大人跟他這歲數似的,挺年輕。

    除了縣丞、何大人,另外還有四位陪同來的,一看就不是小廝伙計,更像是帶來的工作人員。

    讓宋福生納悶的是,那位何大人說,不用他陪,還讓該忙什么就去忙,他們只管有任族長陪同就好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任家村里,任族長實際上已經名存實亡啦,童謠鎮的縣令都知曉,來了任家村,有什么事只要他宋福生在家,就要找他宋福生談。

    因為只有與他談,才能敲定,與任族長談,任族長過后還會找他定主意。

    納悶歸納悶,那不用相陪更好。

    昨兒阿爺就說,從他離開后,再往倉場衙送的奶磚肉松列巴錢就沒有給結算。

    倉場衙支銀子的管事說,只有宋福生按的手印簽字才作數。別人替取不好使。

    所以,宋福生今兒打算,稍微歇夠乏了,套車進城。

    這可是關乎錢啊。

    以前的錢花的快差不多了,大伙就指望這個錢呢,還要給村里發做奶磚的工錢。

    宋福生擔心,別再因為這次他犯錯,再難為他,不發錢,那可壞菜了。

    一點兒沒有不放心就走了。

    宋福生招呼著田喜發、虎子、大郎,本想他們四個進城就得了,結果二堂哥宋福壽也一屁股坐車上,“我可不在家呆了,這福窩窩好是好,可也真受不了老娘哭。”

    老娘都哭了三天了,一口一句我可憐的兒。

    再讓老娘哭下去,也要哭瞎獨眼了。

    “快帶我進城溜達溜達吧,我都沒去過城里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他們離開后,何大人在河邊,正讓帶來的手下畫水車,畫溝渠。

    向任族長打聽,這么一個水車,能灌溉多少畝田地。

    而任族長聽話聽音,怎么總是打聽福生呢?

    忽然就有點明白這些人的此行目的了。

    不僅詳細給介紹,講述宋福生當時有多辛苦的張羅這個水車,看到村里小子有扛著種地家伙路過也給叫住:

    “兩位大人,你們看,這個農具,也是宋福生改的,很是節省力氣。”

    何大人命手下:“畫下來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您看,當時這一片,種的全是辣椒,山上也有,山上更多,您要不要去看看?都是給咱朝廷種的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何大人不僅上山了,見到了好些窩棚,聽說那些人為守住地,有時就住在山上,而且還來了宋福生的家。

    阿爺驚訝的咧著嘴,不是不用我們福生嘞?他進城了,咋又過來找?

    不是來找人的。

    老爺子,領我們去看看列巴烤爐房。

    “這一日能制出多少?”

    李秀她們各個戴著手套、口罩、帽子,眼神直瞟宋茯苓。

    宋茯苓先介紹自己是宋福生之女,隨后就說出一串數字。

    一鍋多少塊,一天能供應多少鍋,一天制出的能供應前線多少名兵士,總共她們生產了多少天,截止到目前共生產了多少塊。

    如果到今年年底,九個月的時間里,就是向倉場衙提供過十四萬九千四百塊。

    這還不包括給陸畔他們供應的,那個單獨走賬。

    當初是由陸家幾位小姐提供列巴粗糧,她們這些人加班加點給干出來的,一文錢手工費沒有的那種。

    何大人身邊的工作人員發現,他記錄沒有這小丫頭說的快。

    而十四萬九千四百塊這個數字一出,再換算出,等同于供前線兵士多少萬萬名兵卒多少日的口糧,何大人也震驚了。

    這位何大人,就是何伯的兒子。

    離開這個大院子前,何伯之子知道蓋墻的事,他不讓畫闊氣的圍墻,讓帶來的畫師只畫一下這些矮趴趴的房子。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中国体彩开奖竞彩网 河南481开奖形态走势图 江苏11选5游戏规则 深圳股票指数 大盘狂跌的原因今天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查询果 海南自行车环岛赛体彩 海南4+1怎么玩法 亿润配资 黑龙江省福彩22选五走势图 怎么在银行买银子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甘肃福彩快3走势图 快乐十分任三怎么玩 江西11选五技巧教学 河北11选5任选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