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第五百八十一章 荷爾蒙

小說: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作者:YTT桃桃 更新時間:2020-03-07 18:36:25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馬老太拎著白芷等幾味治腎虛尿頻的中藥包,從藥房出來后,她又去了炒貨鋪子。

    “那個,店家,這核桃仁怎么賣的?”

    “一百三十文錢一包。”

    一包也就一斤多點那樣。

    啥玩意兒?

    馬老太心想:你搶去得了,老百姓誰能吃得起一百三十文的核桃?白米才多少文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小孫女太能吃,將家里秋天打的那點核桃都吃完了,她現在想給兒子補補腦也沒有,誰花錢買這個?

    不過,話說回來,效果是真好啊。

    那陣三兒媳給小孫女和米壽做芝麻核桃仁,用蜂蜜、芝麻、黃油、糖做的,金寶去吃了幾回沒輕了念叨,那真是啥孩子那么吃都能聰明,難怪記性好,那是吃錢。而且小孫女那頭發眼瞅著越吃越黑。

    然后那陣聽說小孫女不止吃,還喝。

    用核桃仁紅糖小火慢熬,用核桃粉加蘋果和梨子,加一些奶,每天就那么喝,那眼瞅著小臉還變的透白透白的,說很是補腦。

    (宋茯苓:奶,我是為豐胸,不是為白,人家本來就白著哪)

    就這么可勁吃,給吃沒了。

    咱也不敢說,不敢管,三兒兩口子慣孩子全村出了名的,再加上又沒吃到別人嘴里,也就那么地兒了。

    可是,馬老太此時很后悔。

    到了三兒那里,要科舉正是用腦的時候,沒有啦,吃啥呀?早知道留些。

    店家瞅了瞅老太太,敢問這個的應是識貨的:

    “我這是核桃仁,您可瞅見啦,都給您扒好了。您也別說貴,你要是九十月份買,那不是這價。可眼下是什么季節?不信你去問問核桃酥漲錢了沒?”

    馬老太眼神閃了閃,回憶了下自己賣松子那陣也是賣好幾十文,“那你便宜些,我不用你扒的能賣多少銀錢?你就說吧,痛快的給個實在價,價不實在我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這價不實在,你再便宜三文錢就買。不行啊?那我走了,反正是可吃可不吃嘎巴牙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馬老太邊走邊尋思,咋還不喊我?

    “噯噯?大娘你回來,賣你啦!”

    你看,這就對啦。

    “你說你早痛快點多好,我還得走兩步。”

    就這么的,老太太花了小二錢銀子拎著幾斤帶殼的核桃回了家。

    這回可得特意囑咐孫女,別吃了,給你爹買的,長點心吧。

    話說,孫女和三兒媳咋還沒回來呢,老太太拎著燒火棍跑門口望了望。

    陸畔的那間三層樓書肆里。

    宋茯苓走了好些家書店,只在這里找到了歷年真題。

    由于中間空了好些年科舉,這套真題就顯得很珍貴,且只有一套,不賣,不外借,不準弄臟,只供書生們在這謄寫。

    宋茯苓本是想拿著試卷,找一間空屋子,用手機拍,卻沒有這種機會。

    因為祁掌柜不在,只有四名像書童似的伙計在。

    也是因為這些卷子眼下就在別人手中,需要互相借著看,不可能你一來,就將別人手里的卷子收走。

    所以,宋茯苓老老實實坐在二樓大間的書桌前,兩邊全是書架書籍,只有中間有十六張桌子是供讀書人寫字看書的,就像現代圖書館的自習室似的,她坐在這里也像一名書生似的在謄寫。

    宋茯苓看的快。

    一些基礎的,在歷年真題中頻繁出現的知識點,她單獨記在小本上。

    一些疑難的出自哪本書,是不是多次出現這本書名,如果是多次出現就決定花錢買的,將書名記下。

    而有些歷年的策論題,她膽大的選擇淘汰。

    一代新皇換舊皇,治國理念會發生改變。

    她看的快,她得借呀,哪年的真題你看完了沒有?就會時不常的擾到同樣坐在那里看試卷的書生們。

    宋茯苓雖然沒有回頭張嘴就問,沒有大咧咧見到男生就說話,還一身男裝,小皂靴,大部分是錢佩英過去問:“這位公子,你看完了嗎?能否借我們看一看?”

    那也擾的這些公子們今兒沒有好好看書。

    別以為他們看不出,那里坐的是位姑娘家。

    姑娘有耳朵眼。

    姑娘有一張白凈好看的側臉。

    垂眸間眼睫毛像小刷子似的,那唰唰寫字的手更是白皙透著青色血管。

    宋茯苓坐在那,時而思考的皺眉,時而習慣性捂眼睛沉思,錢佩英就只能特意用胳膊拄在桌子上,半個身體擋住鄰桌公子的目光。

    其實鄰桌書生的研磨書童也無奈,心想:少爺,你墨滴答著又污了紙。你剛才就舉著半天不落筆污了紙張。

    宋茯苓右手邊的書生獨自一人,沒有小廝,只穿布衣,不像左邊的穿的是錦緞。

    但是小伙子長的很精神,眼神也清正。

    錢佩英就沒怎么防,她偶爾還瞅上一眼吶。

    雖然那位小伙子在寫一會兒字后,也會不自禁的偷瞄她閨女一眼。但是一眼后,該看書就看書。

    再說前面幾排坐的書生,會假裝站起來活動時回頭看。

    后面的,可能也有書生在小聲問,她在看什么之類的。

    總之,這些全是錢佩英觀察出來的。

    哎呦,她就心想:這十六七歲哈,少男少女的,它是不分古代現代的,它是男女這種自然的吸引力,嘖嘖,她這么大歲數都能感覺到自從閨女進來,屋里頭那個氣氛不同。

    唉,要是這里能自由戀愛就好了,別限制女孩子出門。

    要是那樣的話,她閨女在這里估計比在現代還得有市場,不算長相,就識文斷字有共同話題這一點,就能贏了不少姑娘家。

    錢佩英又瞅了眼宋茯苓右手邊的書生。

    那是誰家的小子啊?看起來十七八歲,也不知結沒結婚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三樓“貴賓間”下來人了。

    在路過時,或許是也敏感的察覺到二樓氣氛不同,略停了停腳,只一眼就看出問題出在了哪,畢竟錢佩英穿的是婦女裝,眼神略移就能看見坐在那里寫字的宋茯苓。

    刑部尚書幼子林守陽,陸畔的好友之一,書肆的伙計們自然都熟悉。

    “二樓那位姑娘是誰家的?”

    “回林公子,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當晚,祁掌柜帶著隨從回來后,就知道了今天下午來了位女客一直在謄寫。

    他還納悶呢,是誰?引得林公子都在打聽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大早,沒抄完卷子的宋茯苓出現。

    此時二樓十六張桌子都坐滿了,林守陽也在二樓,特意沒去“貴賓間”。

    可是祁掌柜卻給宋茯苓引到了三樓,專屬于陸畔的書房里。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新疆11选5前三直选遗漏统计 欢乐生肖什么时候开盘 时时彩官方平台 安徽快3走势图彩经网 股票涨跌与公司的关系 河北快三豹子怎么追 股票什么时候开始交易 股票分析软件的使用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7位数专家预测今天 麦久3d试机号 横店东磁股票分析 36选7开奖中奖查询 北京pk拾杀码软件 山西11选5前三走势 博财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