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第六百一十八章 老宋:我年輕能干多金

小說: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作者:YTT桃桃 更新時間:2020-03-31 19:32:38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宋茯苓連猜帶蒙的做美夢,沒想到竟然是真的,美夢成真了。

    單獨的一角。

    來這里采訪的大人,正在單獨問馬老太,說你這是出于什么目的啊?

    馬老太:那能有啥目的,我兒宋福生就是那考生之一,這搭陪考棚的想法是從他那里來的。

    大人指向旁處又問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馬老太瞅一眼:

    啊,回大人,那是書。

    進去考試的那些學生,有的沒有家人陪同,家里不富裕的也沒有小廝跟著,別說小廝了,有的那都住大通鋪,大通鋪那種地方連行李都放不了,怕丟。

    總之,遇到那種像是不能將書帶進考場,可是考前又想看的,

    就有那學子會將書存放到這里。

    我們給他寫字條,寫上哪本書都是誰的,免費給保管一下,等他考完出來就會領走。

    “之后,你也會如此嗎?”

    馬老太一點頭:“至少這三日是要這樣的,反正俺也要等兒子。到考舉人的時候,應是就不會了。一個是天涼快,沒這么熱。另一個是俺兒考舉人就要在里面住了,到那時他都住下了,我總是不能在外傻等的。”

    大人被這話逗的呵呵笑了起來,隨后用筆記下:

    恢復科舉的這一年,奉天城有一位宋馬氏。

    她源于兒子是考生之一,就更能設身處地的為外面陪考的人著想。

    在這種炎熱的日子里,為大家支起考棚,挑來一桶桶水,未收取分文,提供喝水休憩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的這種行為,同樣也得到了許多人的信任。

    每個陪考棚里,堆有許許多多趕考學子最重要的書籍,那些書籍,就足以證明趕考學子們內心對她的稱頌。

    恩,這位大人覺得取材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他謹記知府大人說:

    今年的州志縣志要在“科舉”這一塊,下濃墨重筆。

    多年來,才恢復科舉,可不能只記錄趕考人數和錄取人數。

    要多記錄些人文事件,以供后人翻閱。

    比如,要記錄那最遠的趕考學子,需要離家多少里路來到奉天。

    要記錄考場內,學子們的年紀不一,從少年到白頭。

    學子們入場前的身份不同,可是入場后,唯有科舉,對考場里每一位學子才是公平的,全在于他們自己的學識。

    他們的萬丈雄心和抱負,即將要通過那些卷子改變命運。

    還有那位“馬老太”,這位就算是場外感人代表啦。

    “奶奶,你再與我細致講講,他還問你什么了?真的,我覺得我沒猜錯。”

    馬老太使勁抹了把鼻尖的汗,這一天下來,衣裳都濕透了。

    很是敷衍孫女道:“是是,你猜的沒錯,可那又有啥用,不當吃不當喝的。”

    孫女說寫進書里?

    那還不如獎她幾兩銀子,或是給俺點心店稅錢省了唄,給陸畔省也是省。

    宋茯苓無語,“奶,精神世界,精神你又忘啦?千百年后,大家只剩下一把骨頭渣子,但唯獨您在這世間留下過痕跡。后面的人能知曉您,卻不知道我們,您曉不曉得這代表著什么?這就是大家為什么很注重名聲的原因,多少年后,什么都留不下,唯獨名聲能被傳頌。”

    馬老太都快要熱不行了,好不容易刮點涼快風,孫女圍著她說話,擋在這:“去去去,一邊去,竟整那虛頭巴腦沒用的。”

    她對千百年后不敢興趣,就算有人在墳前罵她,她能聽到是咋的?

    要是能聽見那還厲害了呢,抓住罵她的人就揍,削不死他。

    不過,要是能有好名聲還是很樂呵的,這倒是大實話。

    這做好人好事還被當官的發現啦?

    哈哈哈,就該讓人發現。

    這就對啦,要不然誰還愿意做好人好事。

    馬老太搖著蒲扇忍著笑,低調:“你先與奶說說眼么前的吧,啊?丫?你爹能考的咋樣啊,啥時候能出來?”

    宋茯苓偷摸瞅了瞅手表:“快啦。”

    “艾瑪,米壽哇?”這都睡掉地上了。

    而考場里面,真快了,宋學子早就不寫了,在里面正檢查題。

    不讓早交卷,要不然他一定會拽拽的提前出場。

    一炷香時間過后,宋茯苓拉著才睡醒的弟弟站在棚前:“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沒一會兒,宋福生拉著小箱的身影出現,身邊跟著邊走邊笑談的“楊康。”

    在下臺階時,身后又跟出來好幾位二十歲上下的青年,都紛紛與宋福生打招呼。

    兄臺,我坐你左手邊。

    兄臺,我坐你前面。

    敢問兄臺貴姓?

    噯?兄臺,你那道題怎么答的?

    就可見,這些年輕人拾掇考籃交卷的動作都快。

    而宋福生一身青色長衫混在十幾位二十歲小伙子中間,面貌、身形、狀態,大高個,氣質清雋,不但不輸給那些年輕人,甚至離遠看還略勝一籌,被幾位年輕孩子追問有股沉穩勁。

    他還不用傻傻的背筐,別人都得背,他卻像個開飛機的機長似的,拉個小箱走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身青色長衫,和宋福生現在養白的皮膚可配了。

    是錢佩英又花十幾兩給買的。

    你別看是布的,面料極好,這天氣穿透氣,錢佩英是看陸畔來家穿過那么一件,怎么看怎么好,她就照那顏色給老宋也整了一件。

    這不嘛,錢佩英站在棚前笑,艾瑪,她老公真帥。

    終于,錢女士沒有第一眼先看“楊康”,而是先看老宋。

    “米壽,你說他考的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姐姐,腳步輕快,考的極好。”

    米壽回話時,宋福生和“楊康”他們說說笑笑也走過來了。

    宋茯苓眼巴巴的羨慕著:莘莘學子們像帶著光環一樣。

    “來,介紹一下,明遠,”姓楊。

    宋福生又笑著給楊明遠介紹他家人:他娘,他媳婦,掌上明珠,老小寶貝疙瘩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宋茯苓扯著弟弟心里憋笑:真姓楊,那你真應該叫楊康,叫什么明遠。

    錢佩英對楊明遠笑著一點頭。

    “明兒見。”

    “明兒見。”

    當楊明遠都走出很遠了,他還回頭看著那陪考棚。

    那里此時很熱鬧。

    他很羨慕的看著宋福生笑著拍了拍老娘的肩膀,偷摸抓了下妻子的手,又摸他閨女頭,原來那個姑娘是他閨女……

    正巧,宋茯苓抬眼看過去,倆人毫無預兆的對視上。

    可惜對視都沒超過五秒,米壽就站在茯苓身前:你瞅我姐姐干啥。

    “姐,快進棚子里幫奶收拾。”

    :。: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25选5开奖奖金 大发快三所有平台 金景配资 河北福利彩票排列7 赌场禁止进入的人名单 配资网站 必赢客pk10计划软件 福彩3d开奖结果 泰豪科技股票股吧 2008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江苏快三投注 福彩3d彩智尊计划软件 广西11选5彩梦开奖 牛湖北快三走势图 366娱乐城网上百家乐 北京快3开奖最快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