牲口棚上宋福財停下手里活,仰頭看前院。

    正在后院熬魚鰾膠的宋福喜,也扭過身。

    大姐夫田喜發站在梯子上,手上舉著草席子。

    宋銀鳳搬著幾塊磚微愣在原地,還問女兒:“是不是來人說你三舅成績下來啦?”

    高屠戶等幾個老頭,和宋福生的大伯站在水塘里。

    大伯紅褲衩掉色,恍惚還能看見有點紅色。

    大伯拽著高屠戶的褲子,差些給人家褲子扒掉:“你拉我一把啊,快點兒!”

    四壯瞅了眼錢佩英,急忙跑出房門。

    而富貴和忠玉他們已然圍上來報信的二鵬子,正七嘴八舌問道:“考多少名,怎么樣。”

    二鵬子被他們圍在中間,彎著腰兩手拄在膝蓋上急喘氣,可見一路跑的挺快。

    倒是宋福生看起來似乎很平靜。

    正杵在老娘屋里尋思著:啥?這么大的雨還沒耽誤批卷?握草,這時候講什么效率啊?

    “噯噯?”

    下一秒,宋福生拿著鞋就去追馬老太。

    老太太光腳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與老太太同步的還有宋阿爺。

    宋阿爺也捂住嘴跑出家門。

    之前,阿爺才擦完御匾,尋思歇歇唄,正坐在小板凳上吹火折子要點煙袋呢,二棚子一嗓子下來,他就被火折子燙了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著一條才被洪水肆意沖刷過的大河,本就不窄,這又被拓寬。

    如此寬的河,村里有名的大嗓門喊兩嗓子也不一定能聽見。

    但是,河的兩岸站滿了人。

    “一二三。”

    任家村村民集體解下口罩喊道:

    “團長,你考第二名!”

    “團長,你考中秀才了!”

    “團長,咱任家村又出一名秀才是你!”

    牛掌柜就站在這些村民前面打頭喊話。

    他要喊給姑爺聽,喊給河對岸那些家人聽,更是喊給已故的錢老爺子聽。

    馬老太立馬低下頭捂住眼睛,宋銀鳳也激動到眼淚不停滾落,“娘,三弟考下秀才了,真好。”

    頂著童生的名太多年。

    連宋福財和宋福喜兩個大男人眼圈也通紅。

    田喜發用大手拍拍丈母娘的肩膀,瞧給娘和媳婦哭的,高興的,他嘿嘿地笑。

    富貴他們更是笑的不行,邊笑邊嚷嚷:“這不是意料之中的嘛,”考不上才不對是不是?

    是,俺生娃子要是不中,就沒人能中了!

    這一點,阿爺早就那么認為。

    就是這么自信。

    可是,阿爺在沖河對岸喊道“聽見啦”時,仍舊高音破了,還是哭了。

    喜極而泣。

    他們“九族”已經很少為艱難困苦哭了,倒是高興的總想抹淚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哈,啊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聽聽這笑聲,宋福生顧不上和媳婦對視,他都怕老爺子笑過去。

    就在大伙隔著河岸通通樂成一團時,米壽看到姐姐小腰一插,腿岔開一步寬,深吸一口氣,氣運丹田沖對面喊道:“榜首是誰?”

    宋茯苓盡力了,但對面:“什么?你說啥!”

    米壽急忙轉回頭,也不知是誰的大腿,一把抱住。

    抬頭再看清人求助道:“大伯,快一起喊,幫姐姐問問第一是誰。”

    對對對,第一。

    宋福生在安撫老爺子和老娘的同時,也比手勢示意讓問問第一名。

    牛掌柜立馬在這面組織開了,幫我回:“陸將軍。”

    任家村村民:“陸、誰?”一個個拿著口罩看牛掌柜。

    陸將軍也去科舉?還給不給人活路啦,占個名額,要文武雙全呀他!

    大白胖直抒民意,不樂意道:“要是沒有陸將軍,咱團長就是榜首。”

    這怎么還帶玩賴的呢,那樣的人,你還去參加科舉作甚?都已經升無可升了吧你。

    看看,立馬親疏遠近就出來了。

    倒是河對岸的九族家人們聽到后沒有不樂意。

    七嘴八舌討論著:

    “啊,是小將軍啊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,你們小將軍哥哥多厲害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小將軍榜首,看來批卷批的對。”

    “對,輸給他不磕磣,人家那是啥條件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這話說的太對了,咱們太晚了,”高屠戶和阿爺還總結經驗呢:“咱們家負累重,沒有給福生提供一個好環境,福生一直在忙忙叨叨為大伙太分心了。”

    完全忘了小將軍才從戰場回來就直接上場科舉。

    反正不賴福生沒靠過小將軍,只賴咱們沒有給娃提供好好讀書的環境。

    馬老太捂著眼睛本來正哭著呢,聽到陸畔是第一,眼皮在手心里眨了眨。

    而米壽是看到姐姐嘴巴動了動,但是聽不清在說什么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在嘀咕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,我,高興極了。”你信不信呢?

    就在這時,牛掌柜那面又傳過信兒,“第三名,楊明遠!”

    牛掌柜和楊明遠本來并不熟悉。

    但是今早,就在他和祁掌柜說話時,發現點心店門口來了位年輕人,一臉挺著急的模樣。

    本以為是顧客,出來一問才知是認識姑爺的。特意跑點心店去送信兒,說是下成績了。

    這不是尋思姑爺既然熟識,就干脆一起告訴。

    楊明遠?

    錢佩英笑著問宋福生:“那小伙子考的挺好哇。”

    “是,能感覺出來學的挺扎實。”

    但是對于大伙來講,你別和俺們提陸畔,也別提楊明遠,那都是誰呀?俺們現在誰都不認識,就知道:“福生、福生,福生,俺們的大福生。”

    宋阿爺兩腳插在稀泥里,揮舞著煙袋沖對面喊道:

    “對面的,聽好嘍,今日加餐,全村加,每戶一斤米,回頭俺們出啦!”

    今日普天同慶,必須必同慶。

    阿爺喊一嗓子,九族的漢子們就像傳話筒一般喊一嗓子。

    當喊到一斤米時,富貴他們幾個逗樂直嚷嚷給二斤米吧,阿爺笑著要踢他:“你給我滾邊去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攔著:“阿爺,不要吧?”這太張揚,才哪到哪。

    “聽話,你別摳門。”平時就屬阿爺最摳,這時候他居然說讓別人別小摳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的鞭炮聲響起。

    馬老太早就準備好了,為這一天兒子高中,她的鞭炮在這次水災中都是藏的很深很當寶的。

    老太太挺胸抬頭指揮小子們:“放,放給對面聽,全放嘍!”

    一千響接著一千響的鞭炮炸響。

    隔著一條河,兩岸的人在鞭炮聲中高呼。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快乐双彩走势图24选7 秒速赛车开奖记录 股票k线图怎么看图 双色球蓝球预测准确99% 中日女篮决赛直播 买涨停的股票 福建厦门股票配资公司 河内5分彩_95692y_管理 北京赛车官方网站下载 10月有百家乐连赢奖励的博彩公司 江苏快3综合走势图 河北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 下载大智慧股票行情软件 多乐彩中奖注数 二分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吉林股票配资公司招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