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第六百九十五章 看一看,嫁一嫁嘞

小說: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作者:YTT桃桃 更新時間:2020-05-17 13:26:46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冰面上。

    任家村的一幫孩子們從河對岸跑回村,也有從村里向河對岸跑的。

    “團長伯伯發糖啦。”

    “團長伯伯高中啦。”

    “我從沒有吃過這么好吃的糖。”

    連任公信家的孫子也跑的一頭一臉的汗,舉著小手:“爺,給你糖。”

    任公信站在橋上,棉帽子上全是雪花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接過孫兒給的糖塊,忽然感覺自己好像有些事情做錯了。

    任家村以前不是沒出過舉人,他大兒子。

    可那時,他覺得自己好不容易供出舉人兒子,和村里人有啥關系。

    恨不得大兒子前腳高中,他后腳就鎖大門離開村子。

    今日對比一天,感受就是,要有條件還是要分一分糖,分一碗酒,分一斤肉的,那份喜氣勁兒真不一樣。

    從這日起,宋九族家總是人來人往,各種請帖各種牲口車絡繹不絕,大多數都是下帖子想請宋福生去家里做客。

    什么小兒出生,兒子成親,老母過壽,總之,借口層出不盡。

    都是想通過酒局將感情聯絡起來。

    不是有那么句話?酒逢知己千杯少?

    只要感情好,就要酒上找。

    寧可胃上爛個洞,不叫感情裂條縫。

    宋福生通通拒絕。

    不熟悉沒聽過的名頭的帖子,他干脆連回帖都不回,就讓那些石沉大海。

    他回不起,那得寫多少字?終于不考試了還要寫字?

    熟悉的,有名頭的人,比方胡縣令,宋福生才會回帖。

    胡縣令也下帖子了,不是以知縣名義,而是以私人名義稱兄道弟要請宋福生喝酒。

    胡縣令的嫡子這回考舉人落榜了。

    胡縣令表達出他夫人,也想請宋夫人和宋福生的小女過府坐坐的意思。

    宋福生給回了貼拒絕。

    主要闡述兩點,領情,謝謝祝賀。但酒就算了,只要感情有,茶水能當酒,同時也稱兄道弟的向胡縣令發出邀請,歡迎來家常喝茶。

    至于他媳婦和閨女去不去見縣令夫人的問題,他壓根就沒提。

    他都不去,媳婦和閨女干什么去?那家飯又不好吃。

    要說宋福生應約出席的,唯有倉場衙魏大人、龐大人的酒局。

    他們仨還不是在家里喝的,就是隨便找了個酒樓,找了間隔音的包房里喝了一頓,老魏和老龐是很忙的。

    他們仨感情還是很不錯的,主要源于共同分過贓。

    就是宋福生還在倉場衙當官時,魏大人也是剛調到倉場衙當一把手時,他們一二三把手,到了年底,算是半路殺上去的程咬金,將那年前任官員省下的伙食尾子給分了。

    那幾位前任估么也是沒想到,前人栽樹,后人乘涼,本來是給自個留的分紅錢,沒想到任職有變化,被調走就拿不到啦。

    總之,當時,在較為合理的范圍內,他們仨運作出一人幾百兩白銀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一人分得一套小房子錢。

    大郎、虎子、鐵頭能在倉場衙干的游刃有余,也完全是因為他們三叔三舅和一二把手關系很瓷實。

    大郎再向上升就是帶品級的官,能說魏大人不是看在他三叔的面子上嗎?要不然,憑啥提拔一位才干了三年不到的農家小子?

    而能讓宋福生本人請客的,他只請過老隋、陳東家、方員外喝了一頓。

    老隋在酒桌上,喝的臉通紅,向宋福生正式提親。

    宋福生當即臉一冷,“誰?”

    “大丫。”他和婆娘都覺得大丫那姑娘挺好。

    鬧水災那陣,他婆娘說,大丫住在家里很是能干,怎么瞧怎么配得起大兒子。

    可眼下,老隋出門前對他婆娘說:不是人家配不配得起咱兒子,是咱兒子配不配的起大丫。福生兄弟飛的太快太高,現在是舉人老爺,眼看著就要成進士老爺,大丫那是他親侄女,沒開口呢就覺得像在占便宜。

    他婆娘說:“你好好與兄弟講講,我覺得福生兄弟腳踏實地得很,咱家邵波挺對他脾氣的,萬一能覺出咱家兒的好呢。再說了,我們之間知根知底,我不是那磋磨兒媳的人,咱家更會好好待他侄女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:“啊,大丫啊,”嚇他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家邵波不錯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應啦?”

    “隋哥,我就是一當叔的,又不是爹娘,我應不應也不好使呀。我只能說,我覺得你家小子挺好,讓你婆娘找人去和我二哥二嫂提提吧。”

    他二嫂朱氏那人,誰知道能不能應。

    不過,宋福生決定,要在大丫的問題上和馬老太單獨談談。

    自從他成為舉人老爺,即使有些事他沒參與也是知曉的,聽佩英和閨女嘮嗑時說的。

    據說,媒婆們再次掀起小浪潮,差些又要給家里門檻踩平,家里八個老太太都要挑花眼了。

    但是找對象這個事,在宋福生看來,可不是找條件好就成,你得找性價比高的。

    看看對方家里條件,看看男方在外面扯不扯犢子,有沒有亂搞男女關系,看看對方父母人品風評,妯娌小姑子大姑姐是不是那種攪牙的。

    你別小看那些嫁出去的攪家精,外嫁的姑子天天回家說嫂子或是弟妹不好,當婆婆的一定和女兒一條心,就會更看不上外來人口兒媳婦。

    最好再調查調查有沒有遺傳病,打聽出前面幾代都是咋死的,多大年紀死的,那一家子是男的長壽還是女的長壽。

    再聾啞婚姻吧,也要多方面評比。

    反正宋福生已然想好,等他家茯苓真到相親那天,他就打算這么調查,祖宗十八代翻出來。

    扯遠了。

    老隋的兒子邵波嘛,在宋福生看來,就屬于是那種性價比高的孩子,隋家媳婦們都可長壽了,你看看那老老太太,人糊涂了牙掉沒了還活著呢,所以他打算與老太太聊聊,真為大丫好,就找這種小子。

    也是巧了,就在老隋提親大丫這日,宋福生喝完酒,才到家就聽說,大伯家最小的閨女翠蘭要定親啦。

    歲數大了確實該定,快二十啦,轉年就嫁都應該的,在古代這個歲數,再留就留成愁。

    “定的誰?”

    錢佩英說:“一個死過婆娘的,婆娘是得病沒的。不過,歲數也算相當,家境不錯。”

    錢米壽接話:“姑父,那小地主有個三歲兒。”

    “哪的?”

    錢佩英說:“周家村,你聽說過沒?聽說那個村里大片的田地都是周家族里的。”

    米壽從旁補充:“姑父,是共棲縣周家村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擰眉:“那里離咱村挺遠,回趟娘家不得趕幾日車?看上他啥啦。”

    錢米壽:“看上那人有錢啦。”

    進門就有丫鬟伺候,不用下地干活。

    宋茯苓過來打弟弟,又接話把,哪哪都有你,比她這個旁聽的記得都多。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安徽快3开奖遗漏数据 大发快三登录网站 快三开奖官网 炒股杠杆哪个平台好 北京pc蛋蛋28压大小技巧 秒速赛车稳赚7绝招 广西快3大小计划 辽宁今日炒股配资哪家好 股票指数套期保值的原则 股票市场指数有哪些 互联网理财平台盛佳宝 贵州11选5大小走势 炒股融资风险大吗 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335 福彩3d技巧规律绝密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