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前被扔下榛子,楊明遠俊臉通紅,滿臉笑意。

    抱拳向周圍紛紛對他說恭喜的人致謝。

    致謝的同時,不忘看向遠處龍眼得主宋福生。

    他們這伙人像來了賭場似的,為了被砸中的可能性更大些,分散站著圍成一個大大圈。

    在楊明遠的心中,宋福生就應該是狀元,狀元就該非宋叔莫屬。

    可見,他此刻有多為遠處的宋福生高興。

    可是,他恍惚看到了什么?

    楊明遠的笑容一頓。

    “來,既然你稀罕,這龍眼給你,”宋福生彎腰撿起龍眼就要塞給旁邊的崔舉人。

    給崔舉人嚇的,“宋兄,萬萬不可。”

    感動,這兄弟,太夠意思。

    這種好東西,看他稀罕,居然還要贈與他。

    但也正因為宋兄實在,所以他更不能要,一輩子的摯友啊:

    “宋兄,快快去僧人那里說你得了吉兆才好,隨僧人入殿感謝魁神,才是當務之急,快去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拿著這龍眼,心想:完了,老崔也不要,這燙手山芋,送都送不出去了。

    憑啥要白給九兩銀啊?

    這不是莫名其妙被碰瓷嘛。

    銀子扔水泡里還能聽個響,這算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說白了,宋福生內心還是不信。

    他認為自己在信神這件事上,能做到的程度,至多就是別人來拜,他也來拜拜,別搞特殊。

    就像在家里一樣,那陣阿爺說祭祖,那就祭,不會攔著別人的信仰。

    再加上這么些舉人住在陸畔家,大家都說來拜神,廟宇里有那么多四面八方的舉人,他不跟來掌控大局有點不放心,也是當作陪妻女出來游玩罷了。

    至于再多的,他能掏一錢二錢燒香錢,讓掏出許多,多到九兩,那抱歉,做不到,就怎么想怎么覺得這事冤大頭。

    只這么一會兒功夫,宋福生的心里就轉悠許多吐槽的話:

    三日一次祭拜活動,每次搞不好都會扔出狀元,難不成皇上要給好些人狀元之名不成?

    扔中就能算數嗎?

    要真是那么準,全天下的有錢人不用學習了,連他也不用學。

    早說哇,遭的那些讀書的罪簡直不是人受的。

    早說九兩,不,哪怕九十兩、九百兩,誰要是敢下保證燒香就能好使,他早就去掙錢了,大把大把給魁星燒紙。

    畢竟在他這里,掙錢比讀書簡單得多。

    所以說,竟特娘的扯淡。

    “我兜里……”宋福生差一點兒就要說出兜里錢不夠,媳婦管錢,花一文得管媳婦要一文。

    但是及時打住了。

    他怕崔舉人立馬要借給他錢。

    那借錢不得還嗎?

    宋福生遁了,先別讓老和尚找到才是上策:“噯?噯?”

    最開始,宋福生是跳腳瞎喊,一副瞧見了認識人的模樣,想離這半徑遠些,最好趁人不注意去找佩英。

    結果他這兩嗓子喊下去,斜對面真有人在和他遙相呼應。

    熱情的謝文宇、高傲的林守陽,在對宋福生揮手。

    林守陽身后還站著遠方表親李進,就是王哲發老家的那位富貴公子,王哲發給人家當過二年小弟。

    對啦,那哲發兄考沒考上,怎么沒個消息,那他來沒來呀?

    然后崔舉人就眼睜睜看到,宋福生像條蛇似的,在人群中,擠沒了影。

    這不是關鍵的,重點是,他瞧見宋孝廉居然邊亂竄邊將龍眼皮扒開,給龍眼塞扔嘴里吃了。

    也是在此時,楊明遠身側跟著老和尚從人群中走來。

    “我宋叔呢。”

    老和尚也問道:“敢問剛才是哪位施主得了龍眼,請隨貧僧入殿。”

    崔舉人:“我,他?不是我。”又急忙拽過楊明遠耳語了兩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殿里。

    楊明遠在添香火前,再次向老和尚確認一遍:“是不是吃了更保險?更能高中?”

    老和尚從聽說后就處于無語中。

    頭回見到這樣的施主,怎么如此貪吃,吉兆的龍眼都能塞嘴里,貪吃吃到了佛前。

    老和尚能說啥,他也不能給下保證的,只能攆著佛珠念佛號,“阿彌陀佛”。

    楊明遠望著和尚,笑著搖下頭,轉身執起筆,以宋福生的名義寫下添香火錢九兩銀,又給自己的名字寫下,添香火錢九兩銀。

    然后將筆放下,讓給身后的“探花幸運兒”。

    楊明遠跪在佛殿前,這么一會兒,他就花出去十八兩銀。

    或許,崔舉人沒猜到宋福生遁走是因為全然不信,所以才不想交錢。

    楊明遠卻猜到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仍舊沒經宋福生同意就主動交了銀錢,并且也沒打算告訴宋叔。

    因為他信。

    楊明遠面對魁星,點著香燭。

    他這些年,從來沒有如此好運過,除了家人的陪伴和宋叔幫過他,再沒有遇到過有人幫他一點兒,哪怕是一點兒。

    即將要下場了,他楊明遠能盡力念到的書都念了,剩下的,能幫他的,真的也就唯有天意。

    所以,楊明遠希望好運能真的眷顧他一次。

    而給宋叔交那份香火錢,楊明遠也是覺得不管宋叔信不信,溫暖過他的人不多,希望神靈能一直保佑宋叔一家。

    哪怕,哪怕他和宋姑娘無緣,哪怕沒機會喚宋叔為岳父,也希望一直真誠待他的宋福生會好運常伴。

    楊明遠誠心磕下頭,連拜三次。

    在楊明遠上香祈禱時,吃掉龍眼的宋福生,正和謝文宇和林守陽他們站在廟宇前嘮嗑。

    聽話聽音,閑聊間才能聽出真相。

    林守陽這回算是聽懂了,這位“宋老哥”,是真沒覺得住進別院是借閨女的光。

    那語氣里提到女兒,是真心誠意的認為自家閨女歲數小著呢。

    也是,當爹的,要是打心眼里認為閨女還不大,哪會將身邊的“同輩朋友”往親閨女身上聯想男女之情。

    謝文宇與宋福生嘮嗑的感受就是:珉瑞啊,你這一聲聲叔叫的太失敗,人家宋孝廉壓根還拿你當朋友,不是晚輩。

    而宋福生也在這次閑聊中得知,他的老鄉王哲發舉人落榜,靠科舉的發財夢破了。

    聽那李進說,王哲發一夜間,鬢角白發變成半頭白發,聽聞下榜那日就病倒啦。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昨天股市大盘行情 炒股app推荐 上证指数走势图分析 5分快3靠谱平台 北京pk10高手赌法 长期 河南快赢481开奖结果 浙江六加一开奖结果查询 十大股票论坛 安徽快三开奖形态走势跨度 期货配资做几年牢 贵州快三官网查询 体彩开奖直播现场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 十一运夺金软件破解版 2010年上证指数 配资网上上盈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