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第七百四十四章 狂浪是一種態度

小說: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作者:YTT桃桃 更新時間:2020-06-15 16:34:31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回到陸家別院。

    舉人們紛紛讓宋福生將怎么答的寫出來。

    宋福生討饒,快饒了他吧,重寫,他不得寫一整天?

    再說這個時候,應該是給諸位老兄們慶賀的時候。

    為什么這么講呢。

    因為住在陸家別院的五十六位舉人,除他一人落榜,剩下的分布在榜前榜中榜尾,五十五位全部上榜。

    他剛才太忙,那局面也是太亂,沒注意到其他奉天舉子們是什么情況。

    只以他帶領的這個分隊,可以說,奉天地區,已然稱作是大獲全勝。

    雖然掛榜尾的居多,但是咱以數量來壓制,不愧是老皇都出來的。

    宋福生在舉人們七嘴八舌中,無意間回頭瞧見四壯,他就沒心思再聽這些舉人們說話了。

    四壯正和楊明遠比比劃劃打聽著。

    楊明遠可能看不太懂,宋福生卻看懂了。

    宋福生給四壯拽到外面旮旯訓話:

    “你打聽閱卷的考官都是誰要干啥?能不能有點兒三觀了!你這孩子,是要砸人窗戶還是要給人馬車動手腳?”

    四壯不服氣。

    他不懂學問的事兒。

    只死心眼的認為那五十五位都考上了,就他干爹沒考上,沒那么巧的,指定是判錯了,指定是出現了不公。

    他不會別的,但報復誰家卻是沒問題的。

    給宋福生氣的,這么大了,打罵又打不服:

    “怎么的,以后誰都不能招惹咱家是怎的,敢招惹敢說咱家一句不對,你就要去殺人是不是?四壯啊,不能那樣的,哪有一言不合就要亂砍亂伐的,那我往后得罪的多了,你都殺光?”

    只要您有需求,也不是不行。

    不行個屁。

    宋福生對著四壯后背就是一巴掌,“那你就蹲大獄去吧你!”

    不省心的玩應,已經成家了,還要打打殺殺。

    最氣人的是,放著現成的戰場不去,那里不是合理殺人的地方嗎?手要是真刺撓,去那里殺。

    攆卻攆不走,就賴在家里。

    后院。

    小全子的姨母和雪娘特意轟走了丫鬟們,留給宋家女眷抹抹眼淚的空檔。

    然而,沒有。

    不可能存在的。

    九族的老少娘們已經練出來兩點:一,除生死無大事,二,莫斯科不相信眼淚,不是,是哭沒有用。

    宋福生在門外聽到閨女脆生生道:“別看我爹落榜了,但我爹在我心中是狀元,任何人不敵他。”

    桃花和寶珠急忙道:“在我心中也是。”

    三舅(干爹)永遠是活在我們心中的狀元。

    桃花還告訴道,“富貴叔和鐵頭哥又去大榜那里蹲著,說是想看看還有沒有人嚷嚷判錯的,要是說這話的人多,指定是發榜出了岔頭。”

    宋茯苓抬眼看著雪娘說,快去派個人讓回來吧,沒必要那樣,別讓富貴叔錯過吃晌午飯。

    又問,“對了,小全子呢?”

    小全子的姨母眼神閃了下。

    全子早在得到信兒就回了府里,眼下應是在國公府。

    就剛得到消息那陣,給她嚇的,外甥那嘴一點兒沒有把門的,當場就怒道:有眼無珠。

    多虧就她和盧管家聽到。

    總之,攔又攔不住,非要回府找老夫人甚至是要面見國公爺。

    你說咱就是個奴仆,甭管怎么在主子面前得臉吧,咱也是奴,哪有遇到事情氣哼哼要找主子的底氣。

    不過,說句心里話:這些批卷的也太不給國公府面子了,真應該收拾他們。

    雖然那些人并不清楚宋老爺和國公府將來會成為什么關系。

    小全子的姨母撒謊道:回姑娘,全子應是在跑府外的一些事情。言外之意,和這事沒關。

    宋茯苓:我信你個鬼。

    “讓全子趕緊回來。”可別出去哭訴判錯之類的,落筆不悔。

    她爹不進翰林院,到了地方謀一官半職,在宋茯苓看來,也許能有更精彩的開場。

    錢佩英也笑著說:

    “都別想太多,聽說狀元不才是正六品?咱們關上家門講心里話,你們爹你們三舅,即使沒有再向前一步,又能咋地。回頭就不能謀到七八品的官職啦?最差最差八品吧。沒差啥,六品八品。”

    錢佩英真這么覺得的。

    “再一個科舉算啥,無非就是進官場,是光鮮亮麗還是普普通通的邁進去唄。

    說句不好聽的,咱都進去過,你們爹不稀罕要啦,又退了出來。

    所以說,之后就要看會不會干,能不能干。

    沒能力的,狀元照樣發展不起來。反正我是挺滿足。”

    錢佩英心想:這都已經祖墳燒高香,別人不了解,她還不知曉?老宋那人學點兒啥多費勁呢。

    行啦,舉人老爺、舉人夫人,已然很優秀。

    今晚她就對老宋說:多虧你沒考上,否則我不得稀罕死你呀。還是別往死里稀罕了,兩口子留點余頭的好。

    宋福生在外面聽笑了,正要笑著推門進去,就聽到米壽說:“姑母,我想去前院。”

    “去前院干啥?你姑父和那些舉人們在說正事兒,沒準兒在總結上一場,討論下一場殿試呢。”

    別看老宋沒考上,但錢佩英認為,那些舉人們是非常相信老宋學問的。

    米壽答:就正因為在總結上一場,他才要去聽聽。聽不懂沒關系,打算默背于心里。

    不是有那么句話?

    什么話?

    不要輕視失敗者的勸告,失敗者在不應該做什么的問題上是權威。

    門開了,宋福生出現。

    米壽急忙抄起小帽扣腦袋上滋溜一下跑走。

    宋福生咬牙:“我揍他,我今兒非揍他。”

    這孩子說話越來越氣人。很后悔剛才抱他。

    這面又重新歡騰了起來,吃飯都沒有被落榜影響胃口。

    另一頭,宋福生不知道的是,有人在為他的卷子跑的人仰馬翻。

    而且,還是他不認識的人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本朝這次科舉,六部里都派了人選參與批卷。

    說白了,就是皇上有些信不著學問極好但做事相對古板的孟大人。

    可是,今年去掉一些避嫌的官員,孟大人品階最高,正二品,理應由孟大人做主考官。

    即使這樣,其實皇上也掙扎過,他試圖想讓從二品的某位大人牽頭,但有幾位愛卿私下勸他,不妥。

    皇上又一想,在他殺先皇妃子那件事情上,孟大人為堵住天下悠悠之口,引據經典,有些他不記得的條文,孟大人全部拿出來利用上,處理的尚算不錯。

    說明那人或許沒有想象中那么糟糕。

    這也是孟大人此次能升遷的原因。

    然后皇上說,那就六部全派人吧。

    不要依照往例選拔批卷官員,今年科舉側重點和往年不同。

    這也是主考官直到開考前才最終定下的原因。

    這不嘛,就因為這個,戶部就派出了一位安大人。

    安大人就是力薦宋福生試卷為前三甲的批卷官之一。

    所有參與此次科舉的批卷官員都需要被關起來,直到放榜前才能出來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安大人剛被放出來,連家都沒回,懷里揣著落榜者宋福生的試卷,他就去找陸畔的外祖了。

    他不服主考官孟大人。

    孟大人是東閣大學士。

    他想讓更有學問的文淵閣大學士看看這份卷子。

    但安大人沒想到吃了閉門羹,說是不在,沒有見他。

    正是吃晌午飯的時辰,陸畔的外祖坐在餐桌邊意外的看著夫人,“你是說珉瑞要求娶的是安大人家的女兒?”

    什么安大人女兒。

    陸畔的外祖母差些不雅的瞪夫君一眼。就可見她夫君什么事情也不操心只和書本為伴。那真是兩耳不聞窗外事。

    “是安大人提的這位宋福生。”

    所以,你要避嫌。要是不攔,就要出去見了。

    陸畔的外祖:他怎么一點兒也沒有收到消息。

    安大人不放棄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敲不開丞相爺家的門,沒到那個品階也沒有資格和丞相爺對話,要是能敲開,他會直奔陸家。

    毛侍郎大人毛俊易,此時熬的兩眼通紅,剛要下衙回府歇歇,前線開戰,他已經有兩日沒合過眼。

    遇到了安大人。

    “下官懇請大人閱一份試卷。”安大人滿臉懇求。

    毛大人是實干型,尋思科舉的事向我匯報什么,我那一堆的事兒。

    “大人,此落榜者在卷面中稱,曾在奉天倉場衙任過職。”

    誰呀,宋福生啊。

    “大人,正是此人。”

    毛俊易站住腳,回眸看向躬身的安大人,“你剛才說,他落榜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拿來。”

    一個時辰后,熬的雙眼通紅通紅的毛大人,心在澎湃。

    使勁睜了睜眼,猛灌了幾口涼茶,又特意讓侍從給修整了番胡須。

    他正了正侍郎官服,帶著宋福生的卷子,請求覲見皇上。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高频彩票网上投注平台 5万6个月理财是多少 吉林11选5前三组选走势图 辽宁11选5历史遗漏单号 湖北11选五前三走势图 月入2000的理财技巧 山东11选五走势图结果一定牛 怎么找股民交流群 福建31选7 内蒙古十一选五的漏洞 吉林快3选号技巧 苏宁云商股票 湖北快三走势图怎么看 股票跌和涨根据什么 山西11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东36选7今晚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