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第七百七十三章 真誘人啊(兩章合一)

小說: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作者:YTT桃桃 更新時間:2020-07-06 22:34:50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宋富貴咬口饅頭說,“福生,能不能是陸將軍啊?”

    和柳將軍都是一個系統的,那都是武將。

    整個皇朝的武將,有陸將軍不認識的嗎?

    假使和老一輩將軍由于年齡差距,沒有太深接觸。

    那大將軍王以前可是威震八方,關系在那里擺著。

    小將軍借著他父親的關系,要是想找誰打聲招呼,不費任何力氣,就是一句話的事兒。

    宋富貴說完,王忠玉先不同意道:

    “小將軍與咱家關系是好,遇到難處也能打招呼,但是他人在前線呢。

    前線,咱又不是沒去過,多忙哪,瞬息萬變的。

    還不至于從那里特意捎信兒。

    又不是什么要命的事兒,他也不知曉這面發沒發生要命的事兒。

    更不可能是國公府的人。

    小將軍與咱家關系不錯,不代表京城的國公府與咱家不錯。咱們一直都是單論單處關系。”

    這也是宋福生此時沒向陸畔身上聯想的原因。

    陸畔和他關系是好,卻真不至于這樣。

    寶珠和桃花情不自禁看向桌對面的宋茯苓,心想:至于。

    三舅(干爹),你要是想著陸畔只是你的好友,朋友關系,那確實不至于。關系再好也不會做到這種程度。

    但是三舅(干爹),人家拿您當岳父啊,岳父女婿的關系,他就至于了。

    “咳,咳咳,”桃花喝湯嗆住。

    高鐵頭急忙伸手給媳婦拍后背。

    桃花擺手,不要緊。

    胖丫和陸將軍之間的事兒,桃花和高鐵頭牙口風都沒漏過。

    寶珠也是。

    寶珠是做夢都不會說出來的。

    而聽著分析的“三人組”,馬老太、錢米壽、宋茯苓,更是表情從容。

    可以說,全家嘴最嚴實的就是這幾人,心理素質最好的前三名也是這三人組。

    宋茯苓已經告訴馬老太和米壽,過幾日,國公府還來人。

    不過,先別說,要不然爹該問了,你們是咋知道的?

    馬老太和米壽表示OK,準保露餡不了。

    而知情的幾人為何要幫胖丫瞞著,主要是怕胖丫生氣。

    惹不起。

    胖丫也透露過心里的意思:他人在前線,我為什么要著急和家里說這個?要說,等他回來,讓他自己去和我爹娘講。我又不著急。

    而且她爹只是眼下不清楚一些事情,當過幾日見到柳將軍了,不就知道是陸畔從前線寫信啦?

    宋阿爺吃完飯下桌,怕點著煙袋嗆到小敗家和小年年。

    拎著煙袋鍋子,去門口坐在小板凳上,邊吧嗒煙袋邊道:

    “生娃子,這幾日發生的事兒,咱家里人都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按理,阿爺啥也不懂,俺們不該指手劃腳。

    但關上門就咱自家人說話,說的對與不對,你不會挑理,也不丟磕磣,我就講幾句。

    差一不二的,就拉倒,聽見沒?

    咱家就只出你這一個出息的雞蛋。

    全家從老到少都要眼巴巴的指望你,別拿雞蛋碰石頭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吸溜口豆腐湯,抹抹嘴,瞅著老爺子背影笑:“阿爺,不是你教我的嗎?一路上嘀咕,要做就做好官。”

    老爺子一臉憂愁:“可是,咱也不容易啊,咱全家可是舍不得你豁出去,為那些不認識的人冒險。所以說,差一不二的,讓老百姓過點好日子,咱心里亮堂的,不愧對那御匾就中。”

    老爺子沒告訴宋福生,昨夜,他做夢夢見自個被人綁架了。

    那夢里,綁匪要福生的手指頭。

    說是不給手指頭,就要將他這個老頭子怎么滴。

    要撕票,他就咬舌自盡了,沒讓那綁匪得逞威脅福生剁手。

    清早起來,老爺子盤腿坐炕上總結。

    可能是隨著來會寧的福壽、忠玉他們快要回奉天了,到時,家里就剩老的老,小的小。再加上近日比陸畔官階高的二品將軍都來家里抓人,他心中有點不安才造成的日有所思夜有所夢。

    還有一種可能,就是他饞肉了,要不然能咬舌頭嘛,眼下抽煙袋都疼。

    馬老太卻沒管三兒前衙那些事兒。

    在她心里,這無非就是一種工作,當不完的官,操不完的心,往后日日會有忙不完的事兒。

    今兒抓的是萬老大,明兒可能抓李老三。

    那怎的,你總不能讓全家人圍著你這官職繞吧,都給你白忙,朝廷還不給咱全家發銀錢,日子不過啦?

    “三兒,娘就和你說家里的事兒。你兒,你侄,這都不念書啊?這才兩日就要關不住他們了,快給整學堂去。你問沒問,會寧縣哪個學堂最好,就讓他們去哪里念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應下,摸了把米壽的小辮兒,知道了,這就倒空問。

    馬老太一點頭,這是一,二是:

    “我要開點心店,你去給我問問,哪條街上做買賣好,有錢人多,你給我整間又大又便宜又好的,我掏錢兌下,趕緊給點心店牌匾掛上。

    我也不難為你,為了你的官聲,你不用給我弄二層小樓。

    只是你得讓會寧開磚窯的掌柜來一趟,我要和他定磚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和錢佩英對視一眼,地點好,房子便宜,哪有那種好事?

    老娘還整句,不難為他,不要二層小樓,謝謝你哈。

    “行,知道了,我著手辦。”

    等他將萬家的賬目盤一盤的。

    萬家目前就剩下一位老太太還有柳將軍的九姨娘,以及住在萬家的一些親屬。

    當巨額財產來源不明被查明后,萬家老太太很有可能選擇要銀錢過日子,不要鋪子,到時官衙就會收回一些鋪子。

    他招標拍賣,給老娘留意留意。

    馬老太繼續道:“那田地呢,你看看給家里整點兒,最好是縣里的,離家近。哪怕荒地也中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心里嘆氣:“要荒地干什么,今年已經過了種糧食的季節。”

    “種不了糧食還不能種菜?一冬日就指望白菜蘿卜。當不當官也得吃飯呀。你看咱家一頓飯下去多少菜。再者,辣椒不種啦,辣椒醬買賣不做了?你別全指望奉天,誰還嫌棄家產少是怎的。”

    宋阿爺也回頭道:“對頭,你娘說的就是我要說的。劃拉出一塊地吧。咱哪怕只種幾年,不劃在咱名下,再給衙門意思一點兒交點租子也中。一日不摸土坷垃,就總做噩夢。”

    宋茯苓忽然有些憋不住笑,她爹此時一定無奈極了。

    低頭假裝揉著眼睛,掩藏笑容。

    宋福生雙手搓搓臉:“行,知道了,等回頭與縣衙同僚開一個碰頭會議,了解完會寧田地情況,我想辦法給咱家弄一塊地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,還有啊?”

    “有哇,我怎么聽說前衙要招人。那巡檢隊,好幾百人,你給家里人安排安排?咱家人,單拎出哪個不比外面的強?舉賢不避親嘛。”

    給高鐵頭嚇的,還是避吧,像他這樣庸俗的人,反正他是不當衙役了。

    沒意思,一天干多干少的都掙那幾個錢。

    三舅干滿三年后走,他還得費勁辭職。

    宋福生聞言,真就抬眸看向家里人:“你們,想嗎?”

    很明顯,各個搖頭,并沒有。

    當衙役一年累夠嗆,整的挺著急上火的,干好干不好都會有人說閑話,把著死身子。

    然后這個覺得他們是靠三叔三舅的關系上去的,那個覺得他們要是沒有個好三叔三舅,他們指定狗屁不是。

    犯不上。

    俺們要倒買倒賣長白山上的山貨,一年跑下來,不得掙至少五六百兩啊。

    咳。

    阿爺,你咳嗽干啥,這不是關上門咱自家人在說話,你咳不咳嗽,它也是整好了能至少五六百兩。

    守著長白山,咱還有千里馬運輸隊,既做買賣還有物流,一本萬利。

    “三舅,啥時候上山啊?再往后拖拖,天冷就封山啦,咱就掙不來好錢兒啦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再次搓搓臉。

    到了會寧才三天,你們看他招消停了嘛。

    那不得上山考察,一步一步來?

    馬老太嫌棄宋福生道:“你聽聽,家里一堆事兒。那千里馬可是你自己牽頭的買賣。最起碼,你這個大縣令,怎么也得讓自己的買賣在這里扎下根吧。”

    米壽用小手忽然拉住馬老太的衣袖道:“奶奶,不成的,那咱家不就成了第二個萬家?”

    “這話是怎說的呢,咱家有欺負人嗎?咱就不是那樣的人家,嘚瑟不上天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會寧這里要是已經有鏢局了呢,咱利用姑父官職之便給人家擠兌黃了,這就是在欺負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只尋思給擠兌黃啦,你就不能尋思尋思給他兼并嘍?雙贏,讓他掙的更多,咱家千里馬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噢,也對噢,”米壽覺得還是奶奶厲害。

    宋福生扶額,什么亂七八糟的,聽了兩耳朵就偏頭與宋福喜他們私聊道:

    “二哥,忠玉,你們明日該走就走吧,不用惦記。倒是那面的業務,接了不少單子,而你們這些鏢局主要帶隊的都在這里,那面幾十單活跟的全是新人,我實在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就留富貴和四壯能行嗎?”

    “沒事兒。”

    現在已經是手拿把掐的局面了,他不再被動。

    宋福生站起身:“走啊?”

    干啥。

    宋福生說,從來了會寧,他就沒有陪家人好好逛逛這里。

    沒空陪同逛縣城,還沒空逛這大縣衙嗎?

    家人們明日就要回去一些,正好吃完晚飯,領著溜達溜達。

    走。

    王婆子一聽這話很激動,扯著馬老太回屋換衣裳。

    脫掉做飯的衣裳,換上陸畔送她的那塊料子做的新衣,美的呦,向頭上直抹頭油。

    惹得馬老太嗅嗅鼻子:“啥味兒呀這是。”

    “忠玉他媳婦,那個敗家玩意兒,以前在奉天那陣,讓忠玉給我買的頭油膏,這兩口子都買完了,才告訴我。我不是有點兒自來卷嘛。”

    王婆子長的白,自來卷,笑的漏出豁牙子:“你聞聞,姐,香不香,來,我給你也挖點兒,抹上。”

    馬老太躲開了,一邊換上三兒媳在京城給她買的褂子,人家說啦,這是京繡。一邊道:“你什么頭油也要洗頭發,不是我說你,妹子,要不然只抹香膏,它也不好聞。”

    關于這京繡褂子,其實是宋福生花錢張羅給老娘買的。

    但是回頭到家見到馬老太,宋福生就說:“胖丫她娘,一聽京繡高端大氣上檔次,就非要給你買,擋都擋不住。花了不少銀錢。她自個啥也沒舍得買,還是我非要給她買的首飾。”

    馬老太當即就摸著胖丫送的金戒指笑著說,“要多你媳婦買首飾的,她是知縣夫人,她穿的好也是你的臉面。你岳父以前給她買過不少,我瞧見人家有耳墜子啥的。逃荒都逃沒了,你別忘本,慢慢給錢氏都重新置辦上。”

    反過頭說王婆子那抹頭發的香膏,事實上是王忠玉他們跟隨在宋福生身邊,有樣學樣,想給老娘買啥,就向媳婦頭上安。

    媳婦私下不樂意也不會太鬧,老娘呢,還能平日里對媳婦更好。夾板氣都不像以前那么頻發了。

    一大家子特意換上體面的衣裳,都洗洗臉。

    阿爺還特意洗洗腳換上京鞋,拿出陸畔送他的玉煙袋夾在咯吱窩下,從后門走。

    只有從后門繞到大前面,才能從縣衙正門進。

    路過附近的街道,就是宋茯苓和小右子交換信的那條街上,有老百姓身上背柴,站住腳激動道:“青天大老爺。”隨著說話還要跪下。

    宋福生擺手,“免禮,這是剛回來啊?快家去吃飯吧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他們一行人走出很遠,這位老大爺還在原地處于激動中。

    他老伴出來尋他,他說知縣老爺和他聊了家常才耽誤進門。

    他老伴讓他少扯犢子,一聽就假的很,撒謊能不能撒些切合實際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哇,金寶這些孩子們開眼了。

    三叔是縣令,他們能將縣衙當個景游玩了。

    只看會寧縣衙自南向北,照壁,大門,儀門,戒石坊,坊左右為六房。

    六房是指什么呢,在宋茯苓眼中,對應的部門就是:縣組織部,民政,文明辦,人武,公安,建設。

    吏辦事之所叫科房,大公共辦事的場所叫群室。

    監獄居南,叫南監。

    前衙就是升堂的地兒,里面掛明鏡高懸的牌匾,外面掛“親民堂”。

    二堂叫治事之堂,這里配有花廳。宋福生可以辦完工不去后院,在這里直接休息吃飯喝茶。

    另外還有情治堂,勤慎清堂。

    馬老太扯著宋茯苓的手驚奇。

    哎呀,那日到,直接趕車到后面,這是第一回見官衙,以前咱當老百姓更是沒有機會見。

    “胖丫,我怎么瞧著這大門墻壁呈八字形,前寬后窄。”

    宋茯苓說,奶,你沒看錯,要不然能有那句話嗎?衙門八字開,有理無錢莫進來。

    “噓噓,你爹可是位好官。”

    米壽此時是和金寶、蒜苗子他們站在大門東邊的大鼓前,幾個男孩子躍躍欲試想摸摸鼓。

    嚇得阿爺說,“別亂摸,那恐是擊鼓鳴冤的。鼓一響,你們三叔就要立馬升堂,是這樣吧?”

    宋福生點頭,恩,正吃飯聽見鼓聲也得立即升堂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秦主簿離很遠就笑著跑來,先和馬老太她們行禮,隨后就湊近宋福生說,“萬稟義想單獨見您。”

    “呂縣丞去過南監?沒有下衙回家吃飯。”

    “嗯,屬下一直在看著他,他借著審別人,聽說和萬稟義說過話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心里就有數了,恐怕呂縣丞眼下最恨不得萬稟義死的,只有死人才不會咬人。

    但是可惜,本朝不隨便執行死刑。

    而且在他看來,呂縣丞小人之心了,如若他是萬稟義還真不會咬呂縣丞,要為自己的弟弟妹妹以及老母親將來著想。

    宋福生很抱歉地看向家人。

    說好要陪著逛的,他明明也已經下班了卻又要去忙。

    沒事兒,快去吧,用不著你,有的是人愿意領我們溜達。我們并沒有舍不得你。

    捕頭親自跑出來,臉上帶笑說,他想要代勞。

    “她娘?”

    錢佩英揮下帕子,“去吧,一會兒我們簡單溜達溜達就回后院了,你們這里都在忙著,不能添亂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這才離開。

    南監重犯監牢里。

    萬稟義兩眼通紅,身帶腳鐐手鐐坐在草墊子上,盯著宋福生的眼睛道:“明人不說暗話,我出不去了,是嗎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我給您一萬兩。”

    宋福生一下子就笑了。

    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最新章節,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快眼看書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2卡牌版下载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乐的 36选7好彩1奖金 中国最大的股票配资公司 后三组选包胆中奖金额 河北快三推荐号一定牛 股票股票 北京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四肖六码全年免费公开 东方6十1走势图 股票行情300136 辽宁11选五开奖查询 儿童棋牌类游戏 燕赵风采20选5最新开奖查询 江苏快3开奖号码今天 福彩3d试机号新口诀 2019年大盘走势总结